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主题 : 食遍天下3-14
级别: 风云使者
显示用户信息 
0  发表于: 2004-08-29   

食遍天下3-14

新月儿五个指头有节奏的在桌面上轮敲着,发出悦耳声音。看着几个闷声不响的人,她忽然冒出一句:“舒展,你自己咋个想的?”
舒展摸着衣角,小声的说道:“我……我去是想去的,不过……我还要问问别人意见,再说了,店里面我一走开的话……”
新月儿皱着眉愠道:“哎,我说你这个人啊,啥子都好,就是做事情婆婆妈妈的。一个大男人,思前想后的,为必然二辈子的你都要考虑周全了阿?做大事情的人要学得会取舍,该爪子就爪子,想、想个麻花儿!”
舒展给她连珠炮般的话语砸得脸绯红,诺诺道:“是,是,老板娘你说的黑对,我是有点肉。好嘛,我还是想去的,就这样子嘛,我还是去!”他慢慢给自己打气,最后肯定的说了出来。舒展这人脾气好性子慢,不过决定的事情必然不会更改。
新月儿轻轻叹了口气,转过身去借着撩头发的功夫在眼角飞快的一抹,不让人看见隐约的泪光。她勉强的一笑,温言道:“这才对头。多出去闯闯,男孩子终究要长成男人的。店里头的事情不要多想了,你那个妹儿也不要多想了,来日方长三。出去就要好生争口气,给我把脸绷起,闯出个名堂来哈!……嘿,你!不要抓瞌睡,澡瓜!你娃跟到起舒展切上海,听到没有?”
澡哥不满的抗议道:“为啥要我去?我刚安定没几天,休息休息……”
“也,给脸不要脸哇?老子看到起你个瓜批脸么儿就心烦,刚好死远点儿!丑话给你说到前头,放精灵点点儿,要是舒展他出啥子问题,老娘拆了你的肋巴骨!”
***   ***   ***
“老子从来不跟男的一个房间睡!不干,死都不干!”澡哥气鼓鼓的在前台大喊大叫。
小五眼尾都不扫他一下,冷冰冰的说:“随便你,你喜欢一人一间我没意见,爱住金茂总统套房都可以,你一个人住,翻跟头也没问题……不过,钱你自己付!”
“哎,说起钱就见外了嘛,大家都这么熟了,何必呢。要不然这样,小五你看我年纪也不小了,是稳重忠厚善良诚实的男人,不如……不如我和你住一间吧?”澡哥说着说着,眼睛里就冒出淫亵的光来。
“Day dream!”小五拿过房卡,把手里箱子往澡哥怀里猛地一扔,扭头就往电梯厅去了。澡哥身子瘦弱,这一下站不住桩子,腾腾腾连退好几步,直跌入身后一个大咪咪美女的怀里,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舒展站在一旁偷乐,看他上下其手,忙乱了好阵子才把美女扶了起来,不知道私语了些什么,神采飞扬的走了回来。
“搞定!今天晚上我没空了,要陪美女喝酒道歉。大哥,江湖救急,赞助几百大洋吧!”澡哥得意洋洋的搂着舒展肩膀,不由分说的把手上行李都丢了过来。舒展看着他的脸,坚持了几秒钟,终于在水汪汪的“大眼睛”前面败下阵来,不情不愿的摸出200块钱来。
从金玉兰广场的二十五楼看下去,上海的夜景绚烂夺目,横贯东西的高架桥仿佛一道光束,越过夜空。远远看见一栋一栋形状各异的高层建筑,灯光透过玻璃幕墙,把城市装点得多姿多彩。舒展扶着玻璃窗,把整张脸贴在上面,冰冷的感觉很不真实。
想起三年前的一幕幕,仿佛就在眼前。跟着师傅的时候,半点脑筋也不用,自在悠闲。是不是现在也要象个男人一样,去闯一片自己的天空呢?纷乱的印象片断从未如此汹涌,在脑海里不断翻腾,羊一、风哥、阿苏、B哥、毛总和银发男人,一张张脸孔不停的在眼前旋转。舒展只觉得浑身无力,脑袋里昏昏沉沉的,连忙冲进浴室,从冷水淋了淋脑袋,这才清醒了些。
“去他的,还是不要想了,到时候再说吧,随便些好了。”舒展仰把叉倒在大床上,把身体伸开成一个大字,舒服的打了个哈切,就这么睡了过去。
大概到了半夜三点多钟,澡哥才晃晃悠悠回来了。满身酒气,脸上还有几个唇膏印子,嘴里呼噜呼噜的说着浑话,也不洗漱,倒下就睡。
一大清早,就被单小五给叫了起来,舒展睡眼惺忪的只是嘟囔了几句,澡哥可不依了,冲出走廊就开骂,亲切问候了单同志的诸多亲属,舒展拽也拽不住。单小五这次倒是好涵养,不动声色的靠在门旁,手里端了一杯苏打水,仿佛什么都没听见。
澡哥骂了半天,忽然一口气上不来,剧烈咳嗽起来,单小五幽幽的笑着说:“哼哼,你力气挺足的阿,看来少睡一点也没啥嘛。”
澡哥瞪着眼怒道:“少睡?老子根本就没睡!一晚上辛辛苦苦出去找线索,刚准备休息,就给你吵醒了,弄你嘎嘎的!”
小五眼睛一亮,忙追问道:“线索?什么线索?”
舒展在身后轻轻戳戳澡哥,小声道:“澡哥,你,你不是出去喝酒泡妞了么?有什么线索阿?”
小五耳朵很尖,哈哈大笑道:“哈哈哈,我还以为你真的出去干活了呢,原来是寻欢去了……真风流阿真风流!”
澡哥不屑的瘪嘴道:“小姑娘懂个屁,老子是工作娱乐两不误。看看,这是什么?”他从屁股口袋里面摸出张皱巴巴的名片,炫耀的在小五鼻子下面晃了晃,大声念道,“咳咳……星辰娱乐集团……苏美小姐……哦惑!不好意思,拿错一张,这个才是,各位观众对不起,咳咳……梅隆镇酒店厨师长 许昌富。听说过没有?”
小五着急的想把名片拿过来看看,澡哥却一缩手,飞快的揣回兜里去了。舒展瞟到一眼,上面分明印的是:茂名南路BABY FACE 定座电话XXXXXXXX,忍不住偷笑,知道澡哥又在调侃小五。
小五连忙追问到:“你昨晚同他见过面了?我知道他的,刚刚新败于神秘高手,你居然能联系到他?他说了些什么?”
澡哥神气的一转头,进了卫生间漱口去了,小五不依不饶的追了进去,继续问道:“到底怎样阿?你是不是装神哦?”
澡哥被她一激,泡沫乱喷道:“你才装神!我昨天晚上跟他约好了,今天晚上晚上碰面,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真的阿!?”小五一喜,旋即试探的问,“是我们都可以去的吧?”
“当然了……咕嘟嘟嘟……”澡哥漱了漱口,用力的吐在洗脸池里,见小五喜出望外,又补充了一句,“时间地点都约好了,谁都可以去的,不过不晓得你介不介意哦?”
小五哧的一笑:“这有什么介意的,还没谢谢你呢……”
“诶,谢谢就免了,有心的话帮我开个单间。跟舒展一起睡,实在不方便……那个、那个睡不舒服。对了,我跟老许约的晚上七点,大东海桑拿中心,大家边蒸边谈。”看着单小五大张着嘴,呆若木鸡的样子,舒展再也忍不住了,狂笑着跌倒在床上。
“砰!”小五狂怒而去,把门摔得震天响。舒展吐了吐舌头说道:“老大,会不会玩得过火了一点阿?”
“过火?我还嫌不够呢!小毛丫头,整天个儿盛气凌人的,不给她整伏贴了,老子这个名字就倒转过来写!”澡哥对着镜子悠闲的梳着头发,狠狠的说。
舒展还是有些犹豫:“但是你真的约得到那人啊?我看你那张名片明明是……”
说起名片,澡哥一下子就来了精神,转头赞道:“今晚上澡哥带你也去high一high,乖乖,这个BABY FACE真她妈的不错,美眉身材那个赞!dj打碟这个正!实在是爽歪歪!……哦,你说那个老许阿,绝对没问题。你知道他跟我什么关系?原先一起喝酒打炮,是穿一条裤子的哥们儿!等下我给他打个电话,毛问题毛问题!”
***   ***   ***
澡哥嘴巴上随便调侃小五,不过却没有真的约到桑拿房,而是选了个挺清静的茶餐厅吃晚饭。小五虽然气顺了些,不过依旧拉不下脸,气鼓鼓的坐在一旁,饭也不吃,只是弄了杯丝袜奶茶品着。对于这个号称正宗的港货,舒展还是很有兴趣的,吃一口叉烧饭来一口奶茶,觉得很滋味。叉烧丰腴甜美,浓香里透着南国的风情;奶茶同以往吃的都不相同,茶味和奶味细腻的纠缠在一起,入口之后偏偏又在舌尖子上分了开来,茶还是茶、奶还是奶,分外的有意思。
澡哥草草的扒了几口饭,点上根烟悠闲的翘着脚休息;那个老许坐在他对面,四、五十岁光景,头发向后大背,用发蜡梳的一丝不苟,隐隐传出一股子难闻的味道,人不胖但是看上去没精打采的,两个眼袋耸拉得老大。
他没吃几口,有长吁短叹起来:“哎,哎,哎……”
澡哥把烟灰一弹,骂道:“衰货,整天叹阿叹的,跟老娘们儿似的,烦不烦阿?”
老许用勺子舀了点粥起起来,伸到澡哥眼前埋怨道:“侬窥窥,各个么事能吃啊?他母亲的好几年不见,就招待我这个?还是以为阿拉好歹花园酒店连吃带玩一条龙呢!没义气……”
“干!老子又不是周正毅,有毛的钱请你happy。老许,人要知足,你看,这里环境也错,苍蝇不多,说话自在方便,再说了,一个人3、50块就搞定,多好啊。看你两个大眼袋子,肯定晚上又出去干坏事了。”
老许一乐,旋即又哀声道:“我也想啊,不过现在……现在是有心无力阿,都是快五十的人了,老婆那里交公粮都吃不消,还有精神出去花花?倒是你啊,我看你精干巴瘦,当心有那么一天,弄得个精尽人亡!到底啥事体,老子昨晚看女排看得太晚,还要赶回去补瞌冲呢!”
他俩说的话极粗俗,舒展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单小五却早受不了了,端着杯子就躲到了旁边一台。澡哥朝小五轻蔑的一笑,悄声对老许说:“我这次来,是人家托我打听个事儿。听说你叫人家给单人PK了?来来,透露点内幕。”
老许倒吸一口凉气,惊道:“小赤佬,消息哪里来的?你怎么会知道?刚刚没几天的事情啊。他母亲的,这世道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澡哥把脚翘到桌子面上,得意的说:“老子是什么人,就你这屁屁事还逃得出我耳目。不要不好意思了,我老早说过了,你这个人水平嘛一般一般,排场总是搞得很大,迟早一天要给人踩了,能混到今天算你运气。快说,你怎么输的?”
老许还没有答话,舒展忽然插了一句:“大叔,同你比试的是不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一头白发长得很酷,做的菜都是些很诡异的东西?”
老许摇头道:“年纪同你说的差不多,不过头发倒是黑的,可能不是你说的那人。”
舒展追问道:“那他的厨艺呢,有没有那种……那种很……怎么说呢,很恶心的东西?”
老许没有马上答话,低头沉思了半晌,声音低沉道:“没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澡瓜你知道,我这个人虽说算不上羊大师这些个风华人物,但对于做菜,我敢说绝对ok的。这一行表面上看起来单纯,其实私底下水浑得很,大家勾心斗角的,什么烂污事情都有。我能够在梅隆镇做足十二年,靠的就是这一双手。”他说着说着摊开双手,这一双手掌根宽厚,手指粗短有力,指掌间都是厚厚的玉色暗茧。舒展一看便知,这人手上功夫绝对是有十分火候,立时心下敬佩起来。
老许深情的凝视着手掌,双目里闪烁着不知名的情绪,继续说道:“三十年寒暑功,竟然完败于人,真是不甘心啊。哎,不过话说来了,再来个一次,一样是输而已。这个年轻人虽有些骄横无理,不过他手底下着实太硬了,一手菜烧得中正平和,完全是最正统的路子,不耍半点花腔,就是堂堂正正压死你那种。”
舒展惊叹道:“啊!?难道又出了另外一个神秘高手?太出乎意料了!”
小五也凑过来,竖起耳朵偷听,澡哥在旁边抓住机会又刺了她几句,说得小五脸通红。老许倒是沉浸在那时的情境里了,闭上眼睛喃喃道:“刚输了那晚上,一夜没睡,一直后悔为什么不放下架子,选拿手的同他比上一比。不过后来慢慢就想通了,那年轻人手在我脑海里盘旋,一招一式清清爽爽,毫不拖泥带水。堂堂正正的醇和气质,我是比不来的,无论哪一方面,都落得下风。我输了,输得心服口服。”
澡哥又点上一根烟问道:“你输了正常,老子如果赌马就不会买一匹几年不跑的老肥马。这二年你日子过得匀净,卖卖嘴皮指挥人就可以,敢说水平还当不到十年前,那时候你还有点小道道的。算了,不说这些,你看不看得出来那家伙来历渊源?”
老许被他说得脸一红,羞道:“你母亲的,你才是马!不过确实这几年干管理有些懈怠了,哎,后悔也来不及了。现在既然输了,也就没机会再从头来了,还好,差不多也好退休了。说起这个年轻人,我倒看不出来他的套路。你知道我是上海本帮菜,绝对的老底子,这个人同我切磋的时候,无论手法技术火候还是味道,都是很纯正的海派。可是我听说他和满福楼韩麻子对局的时候,使一手粤菜技艺,叫麻子也叹服。搞不清楚,这人到底什么来历,好像凭空里冒了出来,委实纳闷死了。”
澡哥和小五听到这里,面色都凝重起来了。一改往日嘻皮风格,刚洗完澡正色道:“看来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好对付的。要知道,诡异的东西虽然能一下震慑了人,可终究不是正道,必然有办法对付。做菜做到中正平和的境地,就不是一般人可以的了。听你说来,他还是涉猎百家,那就更讨厌了。我看,这事情不太好办。”
单小五也有些犹豫:“粤菜同沪菜根本是风马牛,他居然可以面面俱到,饮食一道,浩瀚如海,旁人游个几米已经是不容易了。想不到……我们恐怕不是对手……”要叫倔强的小五说出认输的话来,这个神秘高手,真有不战屈人的威势了。
几个人愁眉间,忽然有人轻快的笑起来,却是舒展。他端起手里奶茶一饮而尽,微笑着说:“喂,我说你们几个,真是好笑。没有比过怎么知道就一定不行呢?人生难得有几次机会同高手过招阿,我觉得身上都发烫起来了。再说了,就算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最多我回去继续干我的小厨子,澡哥你还不是一样跑堂?哈哈!”
老实巴交的舒展,站直了身子,蓦然散发出一种独特的气势:不欲压倒任何人、却也不被任何人压倒的醇和气势!

Good fellow!!
级别: 光明使者
显示用户信息 
1  发表于: 2004-08-30   

也在起点看了的说
不是很认识杭州的路<br>经常迷路<br>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2  发表于: 2008-06-05   
这个。。。好像太监了?
论坛是我家,灌水靠大家!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3  发表于: 2008-07-08   
除非抓住翔本人问问看,不过起点断更很久了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