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主题 : 俩忘烟水里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0  发表于: 2004-10-07   

俩忘烟水里

两忘烟水里
  一、他他
 
  那时候天凉凉的,正是不淡不浓的时日。她于是换上新买的灵魂女衣,站在苍月海边,风吹得她衣角翻飞。他远远走来,便看见她双手反背在后面,十指交缠,俏俏立着。
  他于是微微笑了起来,叫了一声:"落草。"她回头,一头乌发随风飞落后露出她弯弯的眼。她说:"你来啦!"声音轻轻柔柔的,嘴角隐隐的一点笑意。她又看看他,突然低下头去,问:"你说,我穿这样好看么?"
  "嗯。"他走上前去,站定在她身前半尺的距离,然后,他说:"穿上了灵魂,你终于是快要长大了!"语气,有那么一点疲惫的样子。她于是抬头看他,"碧落,你怎么啦?"
  他看她乌黑乌黑的眼睛,瞪圆了正看他,于是笑了起来,说:没什么。只是,我在等你长大呢……

  我在等你长大呢……
  落草看着面前的男子,他的神情还是当年的样子,温柔的,温柔的眼和温柔的唇,便还是当年和她说"我在等你长大呢……"的那个男子,只是,为什么,却要换成那样的语气,说她不要听的话呢?
  他嗫嚅了很久,终于和她说:若蘅和我提结婚的事了……
  她捂住耳朵说不要听不要听不要听不要听。不要听啊,他却还是开口了,她却还是听见了。原来当它发生,逃避是避不掉的那……落草在心里这样和自己说,然后向前走了几步,问:那你怎么说?
  他说:我说"好"……
  声音渐渐低下去,落草只听见那个好字一直不断地在耳边环绕着环绕着,然而又分明听见他在说"我在等你长大呢",那样温柔的语气。
  她说:好。
然后,然后风突然大了起来,吹得她的头发直往后飞。潮水开始拍打她的鞋子,然后又逐渐淹没了它们。她动也不动,就那样站着。然后突然又消失不见了。碧落知道她飞了回程,他走上前去,捡起地上的碧玉钗。他想起,是他送的呀。她一直戴着的,今日,却跌落在沙里了。

  落草站在人来人往的土城,看有人炫耀他的武器,有人炫耀她的爱情。然后看见一个女孩子怯生生地站在人群中间,穿了一身轻盔。她于是走上前去,说,你要无机么?我送给你。然后,拿着手中的无机递了过去。女孩伸手接过,有些不能相信,然而很快笑了,她说:谢谢姐姐,你真是好人!
  落草却不看她,侧过头去,看见清商正站在那里看她。她的嘴微微张了张,却叫不出声来。终于,一个随即,飞了。
  她不知道可以怎么办,不知道可以说点什么,所以只好,逃了。明知道避不掉,终于还是选择逃掉,不然,要如何面对呢。
  清商终于还是找到了她,她说,落草,我在这里。然后走到她的边上,站了,再不开口说话。于是落草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然后再止不住。
  她说:他要结婚了。
  她应:我知道。妹妹我什么都知道。然后她转身,抱住了落草,听她哭得肝肠寸断。
  她说,妹妹你要知道,生活在这个世界里,男人有很多东西不能抛开很多道义不能背弃,所以只能放掉自己身边的那个人。落草人很好,找一个会照顾你的人就好了,其他的,真的不重要呢。
  只要会照顾我就好了么?
  嗯。一个男人要是愿意照顾你,比愿意爱你更重要。
 
落草你嫁给我好么?
  她看着眼前站着的男子,问:你会照顾我么?
  他点头,说,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她于是也点头,说那好,我就嫁给你。
  他于是笑了,问,你知道我是谁么?
  她于是问:你是谁?
  他说,我叫诸彦。
  落草看着他好看的年轻的脸,有细而长的眼睛,挺而直的鼻子,黑色的头发垂到肩下,有温柔的质感,于是笑了,她说,诸彦你好。
  然后他上前牵了她的手,说,以后,让我照顾你。

  她飞回土城安全区的时候,正好看见自己的姐夫行云正站在传送师的边上,穿着威武的天魔神甲,提着裁决。她于是走上前去,说,姐夫,我要嫁人啦!他讶异地看她,说不出话来。她却顾自说了下去,是个我最喜欢的法师哦,穿了好看的法神披风。他答应我会照顾我呢。说着说着,她笑得眉眼弯弯的,说,姐夫,你不祝福我么?唉,我不管你啦,去烧猪升级要紧。想起来,有好些日子没有去了,得好好准备啊!她于是伸手去摸腰间的无机,却发现空空的,于是终于想起,那根,他送的无机,在那日,已经被她送人了呢。
  行云无比忧心地看着眼前的妻妹,他说,落草,你不要任性那……碧……唉,是他不好,你莫要对不住自己。落草于是忍不住眼红起来,然而却又很快笑了,她说:姐夫你放心:诸彦,是个和你一样温柔的人那。
  哦,诸彦,是他。行云说。只是,那个有着凌厉杀气的男人,又怎么会是一个温柔的人呢?行云想起那日在牛洞的情景。那个即使是骨玉,也可以使得像裁决一般的男人,那个转瞬之间杀了三人,目无表情的男人,是个温柔的人么?然而他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抬头看了看天,土城的天,竟然难得的有了天蓝的颜色,再不是一片黄色的天地,他想,是要改变了么?
 
落草又站在苍月村边的桥上了。胆小的落草,没有了武器是哪里都不能去了啊。风偶尔吹皱了海面,海水微微涌到岸边,拍打在残败的浮排上。落草看着,突然使了一个疗伤术,于是平静的海面升起水花,海水在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又落回海里。
你说好看么?她想起以前,也是这个样子呢,她最爱站在这里对着海面使一个疗伤,然后说,你说好看么?然而那个当初说好看的男子,如今在哪里?
嗯。好看。落草回头却看见诸彦不知何时已站在她的边上,说,原来疗伤术最好的用途是在这里。你看看我的。于是他甩手间,海面升起一层白白的雾气。唉,诱惑之光果然没有疗伤好看!他皱皱鼻子,又说,算了,本来就应该老婆最好看的嘛。这一声"老婆"他说得极其自然,然而落草却觉得"咯噔"一下,是这样么?是这样就要成为这个男人嘴里的老婆了么?而不是当初一心要等她长大的那个人。她有些恍惚。唉,虽然已经是秋天,阳光到底还是刺眼得很那。
哦对了,诸彦突然递给她一把龙纹,说,这里怪多坏人也多,你一个女孩子家,不带武器就跑来跑去实在是太危险了。这把剑,你以后一定要随身带着。落草伸手接过,挽了个剑花,龙纹于是发出一阵寒光。呼,真是锐利的武器啊。落草说。
  诸彦笑了起来,然后他伸手拉了落草的手,说,走,我们去烧猪。
这真是幸福的开始。落草任他握了自己的手,穿行在犹如迷魂阵一样的石墓阵里。奔跑中风吹起他的头发拂到她的脸上,有些暖暖的痒。等到入口的时候,他回过头来说,落草,到了里面你就站我后面,里面怪多。她嗯了一声,叫他,诸彦。
  他于是看着她,她笑了起来,说,遇到你真好。然后消失在入口处。
 
  "姐姐,为什么我每次见你你总是在闲荡呢?"
  "嗯,单平。那是因为我一直都在闲荡啊!"她抬头,果然看见单平正坐在头顶的树上,一脚支在树上,另一只悬在空中荡啊荡的。她于是笑了起来,微微翘了嘴,说,哦单平你每次总都在树上。
  单平于是一跃而下,又一个转身,在她面前立定了,笑嘻嘻地看她。
  他说,姐姐你想要什么?
  她说,单平,你会不会觉得其实我真的很没用呢?说完,她露出挫败的表情,然而无可奈何的,看着单平。
  呵呵,你才发现哦。单平大笑起来,只是,你是我的姐姐啊,其他的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你说,我们两个会不会倒过来你比较像哥哥呢?总是你在照顾我啊。
  呵呵,或许吧。其实也好啊,谁说的弟弟不能多照顾姐姐一些呢?
  ……
  那一日,天气照例是好好的。落草的心情,因为见着了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弟弟,而意外地明朗了起来。

  "单平,你有没有带酒?"
  "酒么?你等等。"他一晃间便不见了,然后很快又出现在落草面前,手里拎的正是两壶酒。
  二人于是便在河边席地而坐,风吹草动,偶尔现出一两朵各色的小花。他说,姐姐,今日我特地买了女儿红,他们说绍兴一地的女子,嫁人时总是要喝这样的酒的。单平,你知道唐婉么?她饮了口酒,问他。
  她也不等他回答,径直说了下去。唐婉当初嫁了陆游,本来是少年夫妻恩爱得很,只是陆游的母亲容不得呢,于是她改嫁了赵士程,他另娶了她人。当年的山盟海誓,到底经不得考验。她说着便笑了起来,又喝了口酒。
后来二人在沈园遇见了,那赵士程倒是大方,设宴款待了陆游。陆游呢,到底是书生意气,在沈园的墙上题了一首《钗头凤》,后来唐婉又和了一首,这便是名垂青史的钗头双凤了。只是这唐婉,据说是很快就郁郁而猝了。
单平,你说,她嫁了两次是不是喝了两次的女儿红呢?
  这个……嘿嘿,我就不知道啦!你若问我赤月老魔是怎么死的我就知道啦!
今日这样的兴致,便不要提这些打打杀杀的了吧。呵呵,依我说,她是不知福啊。赵士程可以待她如此,才是真正应该相守一生的人那。咽泪装欢,瞒、瞒、瞒……到底是不知好歹的女子啊!……
  她边说边喝,竟喝了大半壶酒,然后声音渐渐低了下去,靠在单平的肩上,终于睡了过去,只是嘴里不断念着什么,只是声音太低,几不可闻。他于是低头倾听,只听她不断念着的竟是"单平,你会来么?"他自然明白她问的什么,然而要怎么答应去那个地方见那个人呢。他不知道自己做不做的到,所以只好静静地喝他的酒。良久之后,他才站了起身,看着斜斜躺在草地上的落草,说:还是那么任性啊……只是,要相信自己的选择呢,无论如何,会幸福就好。
然后将她抱了起来,走回家去。只留了两个酒壶,一个倒了,流出些酒,散出一种迷人的香气。


  二、婚礼
土城东门,行庄
"姐姐,你当初嫁给姐夫的时候,会不会觉得有些害怕呢?"
清商嗯了一声,仍然梳着落草的头发。当年是怎么嫁给行云的?她只记得他讷讷的脸,记忆已经开始模糊,再想不起其他任何的事。地点,天气,风景,还有行走的人们真正成了无关紧要的背景。只是还记得那种寂寞的滋味。因为刻骨,所以遇见了,便就嫁了呢。
其实,真的不用挑的,嫁了,你会觉得就是这个人的。至于爱情,誓言,一切都是飘荡的桂花香,闻过了,便什么都没了。她说。
  是这样的么?
  落草于是转身握了她的手,说,姐姐,我们出去走走好不好?说着,想起天香楼的桂花糕了呢。

  比奇城,天香楼。
空气中弥漫着桂花糕的香气。然而却有不该遇见的人。落草转身要走,被清商一把拉住,却绝不肯回头,僵直了背,就那样站着。
  碧落看着她的背影,沉默而决绝,终于叹了口气,说,若蘅,我们走吧。
  好了,他们走了。你可以回头了吧。落草于是转过头去,走进了天香楼里。
  然而,
不是只是因为她对你情深意重么?
  不是只是为了不能辜负么?
  原来一切都是一厢情愿。即使在我面前仍然可以如此牵了她手的,是因为爱上了,只是,为什么不和我说个清楚明白?
  落草想,从此以后,真的是不能原谅了啊,这个叫碧落的,曾经说过要等她的男人。
  落草咬了口桂花糕,一滴眼泪落在手指上,空气中更弥漫起迷人的香。

  苍月岛,牛宫前。
"你真的决定要娶那个女人了?"一个男子开口说话,声音不高不低,不紧不慢,正是恰好的中音。
"嗯。明天晚上的婚礼,诸韪,你会来的,是么。"另一个男子提着骨玉,回头看他,露出一个十分好看的微笑来。
结了婚,从此就不能一起肆意江湖了啊。要去承担另外一个人的幸福,诸彦,你不怕么?不怕她不爱你,不怕她给不了你要的,不怕承担不起背负不了,不怕她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么?
我那日见她一个人站在苍月,风吹起她的头发。我可以清楚看见她的耳廓,浅色的发根,还有脖子上那个淡淡的疤痕。突然觉得,就是她了呢,那个时候甚至不知道她是谁,不知道她会长成什么样子,只是在想,是她了是她了。诸韪,你试过那样的感觉么?温柔的很。他笑着说。
或许吧。然而,为了这样的温柔,要放弃要承担要责任要感情,到底是太沉重了。
诸韪,为什么明明你是弟弟,却总说出比我沧桑的话来呢。
或许,是弄错了吧。诸韪笑笑,走了进去。
诸彦看着他消失的背影,说,总有一天你也会有我这样的决定。那个时候,就不用再孤单单一个人守着苍月了啊。

比奇城内,皇宫
今日难得,居然有两对新人同时成婚。多日没有如此热闹了。翻开日历,上面写着,辛丑年八月初八 诸事大吉。果然是个好日子啊。一缕青丝散在额前,玉指轻轻,拂在耳后,小法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霓裳羽衣,还有胸前的琉璃坠子也是得宜,便这样好了,主婚人,总是不能迟到的。
  碧落和若蘅,在一起那么多年,是时候结婚了。毕竟女子韶华易老,再拖就对不住了呢。另一对,诸彦和……哦,好像是叫落草。名字一般,却不知道诸彦怎么看上,不过听说是清商的妹妹,希望不会太抱歉的好。小法站在主婚台上,想着想着便笑了起来。她本就十分美丽,这一笑更是勾人心魄,看得皇宫里的人们瞬间屏住了呼吸。
然而有趣的很啊,才要宣布婚礼开始的,居然就有人出来闹了,何况还是其中的一个新娘子,又如何不可笑呢。这个出来闹的自然不会是温柔的若蘅,嗯,果然还是个小女孩,虽然穿了身新嫁娘的礼服,到底还是不懂事呢。小法看着眼前站着的落草,柔声问道:你有什么事么?
落草于是向她行了个礼,转头看了看碧落,见他也是望着自己,眼神平静无波看不出一点心绪,便开口说道:小女子胡闹了。只是趁着今日大喜,想请诸位英雄作个见证。小女子多年来承蒙碧落哥哥照顾,希望在婚礼之前与他结为异性兄妹。说完便转身走到碧落面前,微微一福,喊了一声:碧落哥哥,你不会怪我胡闹吧。碧落见她眼神诚挚无比,与昨日街头判若两人,只道她终是原谅了自己,连忙点头答应。落草于是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来,朗声说到:碧落哥哥,这个匕首乃是上等乌木所制,虽伤不得人,却是灵性之物。今日相赠,只盼碧落哥哥从此随身相带,只求小妹心安。他于是接过匕首,伸手扶她。
  落草,我……他望着她的眼神中欣喜无限,摸了摸身上,只得了瓶祝福油。便递了给她,说,我没有准备,所以也没什么好送你的。祝福油虽然不是什么稀罕之物,但你就念着哥哥的一片心意收下了吧。以后……以后你要如何,我便还是像从前那样待你。
  呵呵,落草笑了出声,眼神中却分明露出凄凉之味。她又缓缓走回了诸彦边上。只是紧紧捏着那瓶祝福油,松不开手指。诸彦叹了口气,拉了她的手,竟发现她浑身发抖。侧头看她,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嗯,如此也算是喜上加喜,小法扫视了人群一眼,开口说道,我想不会再有人要结拜了吧?那么婚礼正式开始!
  然而小法,却有些失望呢。她握住自己的手,手指冰冰凉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即使站在这个梦寐以求的位子上,也是如此的失落呢。她又低头细细地看脚下热热闹闹的人群,他到底没有出现。皇宫内丝竹悠扬,她想起三年前,真是个笑话啊。只是,为何一点都不好笑呢!她低叹,眼角含泪。
 
  诸彦拉着她的手,说,落草,我们结婚吧。她终于抬头看他,见他神情温柔,眼角含笑,突然觉得说不出的轻松,于是将那油放进了怀里,伸手轻轻握住了他的手指,说:好。
  新郎新娘还真是恩爱啊,要结婚了还手拉着手呢。人群中突然有人开口,于是众人齐笑。落草忙甩了他手,双颊飞红,低了头再不看他。
  诸彦从怀里掏出一个求婚戒指来,又拉了落草的手,问到:落草,你愿意嫁我为妻么?声音说不出的诚挚。
  她也不抬头看他,反更低了头去,终于低低地嗯了一声。
  他于是将戒指套上了她手。双手扶了她肩,低头在她额上一吻,轻轻说道:落草,我答应过你,终是可以照顾你一辈子了。语气中,竟仿佛是千斤重担突然落地一样的,轻松。
  落草突然觉得万分对不起眼前这男子,只是不断想着,我将来要对他万分的好,让他过地快活才好。

  随后,他拉了她手,二人走到一排人前。落草看他们个个衣着显赫,又都是男俊女俏的模样,只是人人都望着他二人而笑,于是又红了脸。
  唉,小嫂子,你见我潘安再世,也不用动不动红脸嘛!中间一男子突然开口戏谑。落草见他也是一身法神,眉目清秀,竟和诸彦有几分相似,只是多了一些漫不经心的味道。她于是回头看了看诸彦,见他向自己点了点头,说,这便是我的弟弟诸韪了。他拉了她从左往右,一个一个介绍过去:狄御,他夫人美萝,小妖,还有……
  还有我,小法。
  哦对,小法。落草回头见那台上女子,不知何时已走到他们边上。只见她容颜不可方物,比之刚才高高站在台上竟是又美上三分。不禁看得有些痴了。原来这便是小法啊。她轻笑。
  "傻落草,你就不给我们介绍介绍?"只听行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顿时惊醒,连忙回头,果然是自己姐姐和姐夫了。只见二人言笑盈盈,站着看她。于是又忍不住脸红起来。指了指身边的诸彦说,哎,他是诸彦。突然又想起什么,疾走到清商二人边上,说,这是我姐姐清商,我姐夫行云。
  "第一美女清商,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那。"
  "哪里有小法姑娘之万一呢!"
  二人相对福了一福,仿佛便是那官家之后,又似世代书香,竟没了半点传奇儿女的味道。众人于是大笑。落草看着身边众人,只觉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然而她环顾四下,人群已经逐渐散尽,到底没有他的身影。单平,终究是没有来呢。她怅然地想。
 
  比奇城,皇宫外。
  落草,刚才你又胡闹了呢。清商拉着她一路走到皇宫外面,在那夹桃树下站了,回头看她。她的眼神充满怜悯却又无可奈何。
  姐姐,我居然还想着最后时刻他可以回头……昨天那样我还不肯承认,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傻了。她说得极为缓慢,仿佛用尽了全身气力,头却一直抬着,看也不看清商一眼。
  清商的脸上突然现出一种温柔的神情来,仿佛看见当年那个站在雷霆之路等着那个人回头的自己。她说,是有些傻。可是傻过一次就好了呢。从此,忘了吧。
  落草沉默不语,突然开口:姐姐你说,幸福在哪里呢。
  还记得那童年的歌谣么?清商也抬头看那天上的月亮。
  嗯。姑娘提着红灯笼,来到外婆家中。哥哥送朵玉兰花,羞得脸儿红彤彤。她轻声哼唱起来。
  或者,幸福就是这样的吧。你什么都不要想,伸手接过,就幸福了。
  那么,姐姐,你现在幸福么?
  清商想起这些年来行云对己种种温柔体贴,微微一笑。妹妹,从此以后,要一样幸福,我才可以放心啊。
  落草终于转身看她,她的眼神平和坚定,一字一字说道,我们一定都会幸福。说完,握住了清商的手。


  三、时光
  天一日凉过一日,比奇城外的草一日荒过一日,连了几日的秋风吹得压倒在地上,干枯了的躯干断了,生生留下个折痕,落草走在上面,听脚下传来清脆的沙沙声。抬头看的时候,树叶有些黄了,大多却还绿着,传奇世界里的树叶子分不清四季的更替,只有银杏村里的那些银杏,想来叶子已经是枯黄的了,一眼望去,真是十分的绚烂光景。
  这一年的白菊也好,花开得盛不说,香气也较往年的浓郁。清商看她半蹲着凑在花上乱嗅一气笑着说道:这花再给你这样嗅下去香气都没了,我还拿什么来泡茶?
  哎呀,姐姐偏心,就想着你的菊花呢。说着采了一朵,放在身后的竹篓里。
  清商宛然一笑。低头采花。她说,真好,又是以前的妹妹了。想来,和诸彦在一起,是正确的吧。
  落草忍不住咧嘴笑了。他呀!她想起那个带着她走遍这个世界的男子,带她看比奇的花,沃玛的树,沙巴克的落日,白日门的沧海。她想起,第一次相见,他站在她面前说他会照顾她。她想起,石墓阵里挡在自己前面,忙着引怪忙着烧猪的男子。她摸了摸手上的戒指,想起。说不定,真的是注定好的呢。她想,本来就安排好的,自己要遇上的,从来都是这个男人。
  她说,姐姐,我想我有些明白你说的那句话了。
  清商并不回头看她,却好像看见她正温柔地笑着,因为想起了那个身边的男子。她于是说,行云最爱的便是这菊花茶。
  因为他喜欢,所以可以来这里采这些菊花,亲手为他晒制菊花茶。原来,姐姐是如此的喜欢姐夫呢。
  说什么喜欢不喜欢呢。只是纯粹的因为是身边的那个人,所以想对他好,全心全意的。这样的心意,妹妹你可以体会么?
  如果已经可以体会,那就可以真正幸福了呢。清商心里想着,然而这句,到底没有说出口。
 
  落草一个人在土城的时候,却遇见碧落了。她于是走上前去喊了一声,自然然的,没有芥蒂。碧落终于放下心来,相信那日的结拜不是落草的刻意,于是他真正笑了,问,要和我去祖玛转转么?她歪头想了想,答应了。因为,是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呢,只是听说,那里有数不清的怪,然而也有致命诱惑的武器,不管怎样,到底是好奇的啊。
  穿过空荡荡的祖玛3,站在入口的时候,他说,你记得及时加血,路上怪多,你不要去招惹他们,快跑快跑知道么?又检视她的包裹,看她的武器装备。说,穿成这样不是十分适合来这里呢,那些怪打在身上真是痛得很。语气,还是当年的碧落。她于是笑了笑,说,没有关系,不要被打到便好了。他还想开口说什么,却怕她真怕了回头飞回土城去,便打住了没说。
  谁知一进门,铺天盖地的都是"咩咩"的羊叫声。几只蛾子扑面而来。哎呀,落草抖了一抖,果然有些不一样啊,蛾子都好像大一些的。
  他说,落草我们快跑,说着便来拉她的手。然而她甩开了,顾自跑了下去。他于是想起,已经不是以前了呢,以前她还小,所以牵着他手,跟着他走过光芒长廊跑过炼焰殿,然而现在再不是从前呢。他怅然地想。然而就听见她叫了一声,醒觉就发现迟了,傻傻的不会照顾自己的落草,到底是跑到怪堆里去了呢。他冲过去,看她的血少了又多多了又少,然而到底是迟了,她消失不见,还是飞了回程。

  她跌跌撞撞出现在土城安全区的时候,脸色白得吓人,扶着胸口,蹲在地上,半天也没有起来。
  "哎,这么没用就不要随便乱跑!"边上一个凉凉的声音响起,落草不必回头便知道是诸韪了。他见她不动,于是也蹲在她边上低头看她的脸。"差劲。这样就吐血哦。你不会是在疾风殿里被黑猪追的吧?"她抬手想打他,却没有力气。然后便被他一把攥起来了。"贫血的家伙不要蹲着,是想昏倒么?"落草侧头看他,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英俊的眼里甚至有些嘲讽的意思,然而她却明白,这个动不动就对她冷嘲热讽的诸韪,是为她好呢。
  谢谢你,小韪。她笑嘻嘻地看他。虽然她的脸色还是苍白的,然而笑起来,仍然还是生动的样子。
  我有什么好让你谢的?既没有传葵花宝典给你也没有给你介绍什么英俊美男。他的嘴一如既往的贫。落草却突然发现他的良善了。这个喜欢恶声恶气的男子。
  你慢慢傻笑吧,我要回我的岛去了。他突然就消失没影了。落草于是兴起,也去了苍月。果然,他真的在那里,对着那个永远佝偻了腰的苍月老兵,一个人站着。
  "小韪。"她笑着跑过去。
  "哇!死皮赖脸的女人!你来我的岛干吗?"
  "这里也又没绣上你的名字,凭什么我不能来?!"说着,她还在他面前迈了几步,在他面前兜兜转转。
  他于是不理她。
  过了很久,他终于开口,问:你为什么嫁给诸彦?
  她顿住了。然而很快神情自然,也嬉皮笑脸地问他:嘻嘻,原来你有恋兄癖!他却不笑,一本正经地看她。于是她也笑不出了,甚至有些不敢看他。
  他说,不管如何,愿意为你放弃从前的诸彦,你要好好爱他才是。
  她点了点头,突然开口:什么样的从前?
呵呵,那样的生活,你这种一直在温室长大的女孩子,是不会明白的。顿了顿,他又说,记得要给他幸福。说完,他定定望着她。落草突然明白,眼前这个男子,不论多少的恶声恶气,贫嘴滑舌,却是真的关心自己的兄弟。她于是笑了起来,说,小韪,我今天好像第一次认识你呢!~
  嘿嘿,第一次不第一次都没有用啦,我不接受有夫之妇的搭讪的!又立刻恢复忒不正经的那个诸韪,刚才郑重地拜托她要好好照顾诸彦的男人,消失不见了。可是她知道,他是在的。
  她还是笑嘻嘻地看他。居然没有像以前那样暴跳如雷。诸韪有些惊讶,挑了挑眉,看了看她。
 
  天一日冷过一日,苍月的树,已经落光了叶子,光秃秃的枝桠上面偶然的还停了只乌鸦,她一笑,它于是就飞了,黑色的身影转眼便消失在天际。她于是想起,那个总是穿了黑色衣服的单平,竟是被她遗忘了如此之久呢。宛然一笑,去看看他,也好啊!
  银杏村里,高高大大的银杏树交错的枝桠划碎了灰蒙蒙的天色。青砖砌起的房子大都紧掩了门,只是偶尔传来几声狗吠,却到底不知道是在哪里。她东拐西弯,在一扉木门前站下,却并不敲门,径自推了进去。于是,门"吱呀"一声,屋里传来一个模糊的声音。她笑了笑,走进里间,果然发现他还躺着呢。
  单平,起来。她拍拍他的肩。没有动静。果然……于是也不理他,转身走进厨房。唉,一些日子不来,便是灰尘遍地了啊。她叹气,只好又去提了清水,认命地清洗起来。又去村东的小菜场里胡乱买了些菜,回来,发现单平已经起来坐在门口了。
  姐姐,你来了。
  她说,你先坐会,我进去做饭。很快,三菜一汤上桌,于是一屋清香。单平凑过去用力嗅了一下,问:姐姐,你今日又做了什么?
  哦,冬笋肉片,红烧子排,还有鲫鱼浓汤,再有这个,你说,叫金玉满堂,如何?
  唉,姐姐你总喜欢弄些华而不实的名字,什么金玉满堂,不就是肉丸子烧豆腐么!嗯,味道倒确是好。他大口吃饭,嘴里也不含糊。
  她笑嘻嘻地坐在边上看他,随手扒了几口饭。
 
  单平,那日你为何不来?落草斟酌了很久,终于还是开口问了。
  他明显背部一僵,想要喝酒,却发现手里空空。嗯,你知道,我不参加别人婚礼的。他说。
  她于是沉默,想起三年前那个哭泣的男子。他不停地问:你说她为什么嫁他?你说她为什么嫁他?不断喝酒,终于筋疲力尽沉沉睡去。一觉醒来,从此再不是活蹦乱跳的单平。
  …… ……
  她站起来要走,他于是送她。也不关门,两人一路往村口而去。她往前走了几步,却又停下,转身走回他的面前,说:你若真想知道她为什么嫁他,便该亲自去问她。说完,也不看他,转身走了。他心口大恸,却没有酒喝,若有所思。往回疾走,却又停住,又转身,走了停,停了转,三番两次之后,终于向村外走去。

  然后第三日,她看见诸彦皱了眉闷声不说话。她泡了龙井,走过去揉他的眉毛,说:总是这样皱着,会变得不好看呢。他于是握了她手,说:小法要走了呢。
  哦,小法。她眉毛一挑,那个沙巴克的主人小法?
  嗯,突然决定的事情,居然说要隐退江湖了呢。诸彦叹气。
  哦,她有些明白,说,或许她找到了她要找的那个人,所以甘心为他洗衣做饭了呢。
  他"嗯"了一声,轻轻环住了她腰,说,就像老婆一样。说完,闷声地笑。落草于是只好拍他的头。蹭了半会,他终于肯抬头看她,然而一脸的笑意,有些孩子气的表情。
 
  那个时候,小法的确是在做饭呢。她脱去了华丽的羽衣,换了普通的衣服,站在厨房里面炖鸡汤。单平抱了堆柴进来,看着她笑了出声。小法回头,看得有些恍惚,三年的时光,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多少的痕迹呢。还是那样的明朗的笑,她想,还可以如此看着他,一切都值得了。即使再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小法,也是值得的呢。
  他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她的面前,看得她羞红了脸。他于是笑得更欢,又不停喊她,小法,小法!
  她突然有些想哭,想问他为什么还找她。她想起,当年的自己,是如何任性的为了沙巴克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呢。她想,那个时候真是太傻了啊。于是伸手抱住了单平的脖子,幸好,还可以这样靠着他呢。
  后来,小法将掌门人的位子传了给诸彦,众人轰轰烈烈地送了一场,她和单平终于走了。落草于是忍不住唉声叹气,唉,陪着她一起看花看草的单平,也终于远走天涯了呢。


  四、情怀
  小法走了。诸彦开始一日忙过一日。有行会来攻城,有兄弟要一起去赤月,沙城的日常事项又要让他处理,真是累啊。真不知道以前小法是怎么过的。他呼口气,推开门,却发现落草已经挨不住趴在桌上睡了。他于是吹熄了蜡烛,抱她回房。
小法走了,清商才明白,一个女人无论如何都是想要爱情的呢,只是,再不是当年的自己,爱着一个注定不是自己的人。她想,从此要好好地爱身边的人,所以要开始做回自己啊。只有回到以前那个烧猪,有的时候也清清祖玛去去山林秘道的清商,才可以真正地爱身边的人,而不只是,为他采制一些菊花茶呢。
小法走了,诸韪还是站在他的苍月,日复一日。落草开始明白原来他一直都在等某个人出现。落草心想,原来也是痴情的人呢。因为痴情,所以便可以一直一直等下去。不去想到底什么时候会来,不管叶落花开。
小法走了,落草有些伤心。她带走了单平,从此再没有人在她闲荡时突然从树上跳下喊她姐姐了。她还让诸彦忙得不象话,再没有多少时间可以陪她。唉,真懊丧呢。落草有些郁闷呢。小法走了,为什么连着自己的生活也被改变了呢。

她一路晃荡,却在苍月海边,看见了行云。只是不是那身天魔神甲,而是换了一件布衣。她于是想,又一个被改变了生活的人那。然后走上前去,轻轻喊了一声:姐夫。
  行云却没回头看她,只是说,我以前一直见你来看海,只是没想到,这海,果然是好看呢。他的声音低而哑,落草侧头看他,果然看见脸上一片胡子渣,憔悴得很呢。
  姐夫,你怎么了?
  落草,你说,一个女人什么最重要?
  姐姐和我说过,一个女人找一个会照顾她的男人最重要。她说,落草,总有一天你会找到那个愿意照顾你一辈子的男人,就像我找到行云一样。
  他突然笑了起来,嘶哑苦涩,问:是只要会照顾她就行了么?
  嗯。可是姐夫,不是只要这样就可以一直下去的啊。这几天诸彦不在,我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呢。即使已经在那个人身边,也总需要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追求啊。只有如此,才有资格好好爱身边的人,而不仅是等着他来照顾自己。她的声音轻而软的,带了点隐隐的笑。
  他终于回头看她。她果然看见一双红了的眼。她于是说,姐夫,不睡觉不好,喝酒不好,抽烟更不好。然而你怎么什么都做了。姐姐不喜欢不懂得照顾自己的男人啊。
  他连忙去摸自己的下巴,揉自己的眼睛。啊,果然啊。于是眉头全皱到一起,他说,落草你说我该怎么办?
  简单。找个澡堂,洗个澡,换身衣服,睡个觉,然后,姐姐在哪里,便去找她。她做什么你便做什么,你缠着她,她总不会真的恼你。
  还有呢?
  还有……她看他眼巴巴的样子,突然唬了脸,说,再也不要臭哄哄地来看我的海啦!
  行云于是大笑。一个回程,走了。
  她于是也笑,然后又是一个疗伤术,海面于是升起美丽的花。心里却想,既然如此,为什么落草你还要继续晃荡,还没有准备要去爱身边的那个人么?

  她突然出现在祖玛,瑟缩了肩膀,正要冲到第四层去。碧落远远地就看见了,连忙大声喊她。她回过头去,看见碧落和若蘅跑了过来。
  落草,你一个人跑来这里干吗?
  她笑了笑说,碧落哥哥我跟你们一起走好么?无论如何,我一个人真不敢进去呢。
  若蘅于是上前拉了她手,说,走,我们一起进去。也不去问她,到底来这里是要做什么呢。
  这一次落草学乖了,跟在二人背后,小心翼翼。而且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再没有出现上次那样的迫境。碧落和若蘅也故意放慢了走,三人有惊无险便到了7层。
  于是三人从外往里一路清下去,到头又回转来。落草帮不上大忙,只能带了条狗跟在后面砍砍小怪。大半时间,倒是忙着看前面的二人了。
  她到今日才发现,原来碧落和若蘅真的是如此相配呢。两人碧落主攻若蘅主守,配合得天衣无缝。落草回想起上次自己和碧落来祖玛是如何得落荒而逃,终于恍然:原来就是注定的,碧落本就该和若蘅一起,而自己……她的眼前立时浮现了那个挡在她面前,微笑着说要照顾她一辈子的男人的脸。
  "哈哈!"碧落突然大笑起来,落草回神看他,却发现他手上竟拿了把剑,狭长的身子,有锋利的光芒。居然是把血饮。若蘅伸手拿过,手指轻轻一弹,剑身于是微微抖动,余颤不止,发出嗡嗡的声音。嗯,果然是血饮。她笑着又递回给碧落。
  "碧落哥哥"落草突然出声叫他。碧落于是抬头看她,笑着叫道:"都了落草,快过来看,居然是把血饮呢!"
  "碧落哥哥,这把血饮,可以给我么?"她轻轻地开口,望着碧落。
  "当然可以了。"碧落当即便应了下来。落草于是呆呆地看他。
  "呵呵,傻落草。你会来这里我就知道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碧落笑了出声,"你还记得,当日我答应过你,无论你要如何我总给你办到么?"说完,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他的眼神,充满宠溺,完完全全的便是一个哥哥的样子。
  落草突然想哭,却到底是忍住了,又转头看向若蘅,见她也是温柔地望着自己,竟没有半分恼怒的样子,心下更是歉疚,不知道要开口说些什么才好。过了好一会,才说,我现在终于是明白啦,原来一切早就注定好的。
  碧落不太明了地看她,她却笑了一笑,扬了扬手中的血饮,说:"碧落哥哥,我走啦,谢谢你的血饮。"又朝若蘅点了点头,一个回程,飞了。
  碧落于是看向若蘅,见她也是微笑着望着自己,开口问道:"你明白她在说什么?"
  嗯,她找到了自己真正想要的。我也是。说完,上前挽了他手,又说,今日便回去了吧。这么幸福的日子,是不该打打杀杀的。

  落草一口气跑到沙城皇宫,诸彦果然正在里面,见是她,不免惊讶:老婆,你怎么会来这里?
  她说,诸彦,我来找你。她笑得眉眼弯弯的,诸彦于是想起第一次见她的样子。落草也不管其他人在场,上前拉了他的手,说,诸彦,你来。然后走出门去。
  待到二人站在城墙上时,她才拿出了那把血饮剑,递了过去,说,诸彦,这个给你。
  诸彦伸手接过,不免疑惑,老婆,这把血饮剑你从哪里来的?
  哦,我跟了碧落和若蘅去祖玛,他们打的,然后被我拿了。她边说边笑。
  你和他们一起去的?
  嗯。
  然后他再没有开口,只是看着落草。落草有些狐疑,正要开口,却见他如释重负的样子。突然明白。
  诸彦,你是不是一直都知道?
  不管什么,最重要的是我知道现在落草心里只有我。这样就好了。然后,他伸手抱住了她。城墙下面突然想起稀稀拉拉的掌声。落草连忙推开了他,往下看去,却见诸韪站在下面,笑嘻嘻地看着他们,不停鼓掌。她的脸于是立刻红了起来。一个随即,飞回土城去了。
  诸彦笑着摇头。
  大团圆的结局,真是要恭喜你了啊,诸彦。
  呵呵,诸彦却只知道笑,说不出其他话来。

  后来,春天来了,苍月的树开始发芽,迎春花开得正好。比奇城外满山遍野的各色花儿开得每个人的心头都灿烂烂的。清商有了孩子,行云开心得要疯掉了,每天只会跟在清商后面,怕她磕着了绊到了。幸福的样子让整个世界的人都忍不住妒忌了。
婚姻是什么?是不由自主爱上那人,从此和他喝茶拌嘴吃饭聊天;是牵了那人的手,太阳好的日子一起出去走走;是有一个两个人的孩子;是一起慢慢走到白头。落草突然想起这句不知道是谁说的话儿,听他不断旁敲侧击,说什么孩子好不好?原来也是妒忌了呢,落草心里想,然而微微一笑,挽住了他的手臂。
她说:诸彦,你会照顾我一辈子的吧?!
她说:诸彦,我也要照顾你一辈子。
说完,听他傻傻地笑。




任性的孩子虽然长大了,却终于回家了
级别: 光明使者
显示用户信息 
1  发表于: 2004-11-27   
写这么多啊..
http://www.lib.tsinghua.edu.cn/chinese/INTERNET/HTML/style/specify.html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2  发表于: 2004-11-29   
^_^此文会在下一期网刊中出现哦。可以赶快先阅读哦。
人间事匆匆<br />淡然身处之<br />如烟总散去<br />菊花那夜开
级别: 新手上路
显示用户信息 
3  发表于: 2004-11-29   
汗,愚儿你也玩传奇啊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4  发表于: 2004-12-02   
终于被我看到了,新作^_^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5  发表于: 2004-12-05   
引用
下面是引用破影成双于2004-11-29 16:18发表的:
汗,愚儿你也玩传奇啊


你终于出现了哦,都不知道我找你多久了,55555

传奇是在学校里玩了阵子私服,呵呵,也认识了帮子小朋友。这个帖子写的大概就是我的传奇经历了,呵呵,有些当年玩江湖的意思了吧???



引用
下面是引用命无缘于2004-11-29 16:18发表的:
终于被我看到了,新作^_^


呵呵,是好象很久没有写东西了哦,等我考完会好好写写的,说真的这段时间好有写什么的冲动哦,可是身为考研的二等公民,没有这个奢侈的权利啦………………
任性的孩子虽然长大了,却终于回家了
级别: 精灵王
显示用户信息 
6  发表于: 2004-12-05   
嗯。啊。逮住勒看了一番
终于明白偶为什么不会写文
偶叙述能力暴烂。跟老姐比起来差太多了

p.s:还有破影,那次在某某报上看到一篇关于msn的采访
好像破影有被采访。真是e
醉笑陪君千场,不诉离觞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7  发表于: 2004-12-17   
愚儿是怎样一个女子阿,浅浅淡淡的文字里居然弥漫着很深的道理,希望你能如此写就一部自己今生的传奇!找到一个肯为了照顾你而好好生活的人!
小企鹅,小企鹅,走起路,真快活。东一摇,西一摆,就象一个老阿婆。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8  发表于: 2004-12-20   
引用
下面是引用小企鹅蹦蹦于2004-12-17 09:39发表的:
愚儿是怎样一个女子阿,浅浅淡淡的文字里居然弥漫着很深的道理,希望你能如此写就一部自己今生的传奇!找到一个肯为了照顾你而好好生活的人!



谢谢!~我想,我们都会幸福的。
任性的孩子虽然长大了,却终于回家了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9  发表于: 2008-06-04   
好久没见到愚儿的文字了呢。。。。。。。很怀念一起玩传奇的那段日子。。。。
论坛是我家,灌水靠大家!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