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主题 : 汉族的性格发展与近古悲剧 转之又转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0  发表于: 2006-08-13   

汉族的性格发展与近古悲剧 转之又转

大汉建昭三年,甘延寿、陈汤给汉元帝上了一份令今日国人仍为之振奋的奏书。上面有一句:“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当时说的的是大汉诛杀郅支单于扬国威于西域的事。
大明洪武皇帝朱元璋在他给后世子孙的遗诏中颁布了日本、流秋、朝鲜等15国不征。

举这两个例子是想给大家比较一下,同样是汉家王朝,气魄却是如此的不同。这固然是环境的影响,也和一个民族的民族性格有关。中华民族的主体民族是汉族,中华民族的主体文化主体性格其实也是汉族文化汉族性格。汉族的性格在不断的文化熏陶中逐步的显得羸弱,使这个昔日的强势族群变得难以抵制外来族群的侵入。

经过了春秋战国七百年的纷争,最富有侵略性的秦人统一了六国。面对如狼似虎的匈奴等蛮族,刚刚 统一的秦帝国出兵三十万,收回河套区,北筑长城,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弯弓纵马。南修灵渠,建南疆数郡,百越诸君,委命下吏。秦马纵横天下,是东方世界的第一军团。始皇既没,余威振于殊俗。

汉武帝即位,收东越,平南疆,北伐匈奴15次,在大汉王朝不断的打击下,匈奴人最后分裂为二,南匈奴逐步的融入了汉民族的主体中,北匈奴西迁,引发了欧洲民族大规模的迁徙史,并导致了西方最为强盛和悠久的罗马帝国的灭亡。

秦汉时期的汉民族,刚刚完成了民族的第一次大融合,需要通过对外的征服与大计来表现自我的存在和力量,在这种情况下的汉族,极富有斗争意识。加上当时的儒学安民恤民思想还没有占据领导思想的主流地位。血腥杀戮便成为汉人的一种最富有成效的表现手法。白起在长平一战就坑杀了四十万降卒,项羽也“夜击坑秦卒二十余万于新安城南”,如此血腥的手法在中国历史上仅仅存在于这个时期。而这也正是汉人最具有野性和攻击性的时代。这才有了文章最开头的豪言——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不问因果,只认后果,只要敢于对汉人不敬,那是虽远必诛。这样的一个民族,再过门外必然是极富有自信的。

经过五胡乱华、南北朝分裂的中国再次走向了大一统。李唐王朝由于自身包含有鲜卑血缘,因此对待外族也最为包容。但是强大的文化还没有完全的僵化,汉民族的血管里仍有着顽强的力量。在北面。强大的突厥王权被粉碎,成为大唐都护府的羁縻部落。东部为了自己的属国新罗,唐王朝不惜武力相向。白江口一役,打败日本水军,灭百济、吞高勾丽。使日本君亡民惊。西面与吐博、回鹘交好,南面威震南昭,南召王来唐,妻子被唐剑南节度使侮辱,竟不敢吭声,尽管这是唐官员的无耻行径,但却也反映了唐朝国势之盛。唐天子为天可汗,拥有百国来朝的高贵。

但是,长期的偃武修文,使唐朝的国民不再拥有昔日的攻击欲望,唐边境多为异族将领所守,安思顺、安禄山、史思明、仆固怀恩……这一切导致了安史之乱后的汉人再也无力将自己的铁蹄踏入西域的土地。

再往后,到了繁华的宋朝,在理学的影响下,汉人再也没有自己的野性。完全成为对文化的崇敬者和对武力的避讳者。宋明的汉家天下,一个国弱文荣,一个用种种规矩捆住了自己,面对着日本杀害使节的无礼,以凶悍著称的大明洪武皇帝却只能颁布不征诏书,完全丧失了虽远必诛的气概,两度为外族统治,并最终带来了百年的屈辱史。
[ 此贴被airflyer在2006-08-13 11:20重新编辑 ]
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级别: 骑士
显示用户信息 
1  发表于: 2006-09-02   
若是现在仍有虽远必诛的气概,就好了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