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主题 : 流年似水
级别: 侠客
显示用户信息 
0  发表于: 2004-11-13   

流年似水

天气真的很热。我们快毕业了。我说,把电风扇开一下吧。咔咔转过头看了我一下,说,风扇很脏,四年没洗过,不用开了。我说,真热啊。
我是昨天刚搬到这个寝室。咔咔在玩游戏。小艾睡觉。这个寝室四个床位,还有两个空着,我把席子搬到靠近阳台那个位置。寝室真安静,只有鼠标和键盘的声音,窗帘遮住了外边世界。铺好床铺便没有事情好做。我问咔咔,你们工作怎么样了。等了一会。咔咔说,还没有着落。电脑屏幕上,五颜六色的不停移动。咔咔点了一枝烟,往垃圾桶里啐一口痰,骂道,傻逼。
看他们打游戏真的比较有意思,其实游戏里有很多道理,采矿,造兵,如何作战运输。咔咔说,资源要合理配置,别把农民闲置家里,叫他们去采矿。我开始跟他学游戏。咔咔说,把钱用光,多造兵营,我打给你看吧。我见他从来不看键盘,手指却在键盘上没有停过。过了一会,他笑着对我说,怎么样,很漂亮吧。他打得确实不错,我试过,却怎么也不能够做到他那样熟练,有时一点想法也没有。

我去食堂吃饭,碰见徐超。她老远就望见我,做出一副惊诧的样子,一手端着盘子,一手指着我,说,啊,你搬回来了,原来寝室?我说,没有,现在四楼。我也买了饭,一起吃。我说,这个新造的食堂不好。徐超说,什么好不好的。
徐超是我班长,大一刚进来就颇有名气。她是我们文五班班长,中文系肥姐。男生中有特别兴奋的,给她取了一个外号,叫五大。这个外号很快便在中文系传播开来。因为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她哪五个地方大。
徐超说,工作怎么样了。我说,没有。她说,考研呢。我说,还不知道。她掐手指算了一下,说,月底论文答辩,二十号前要调档案。我说,天气真热。她说,是啊,这么大餐厅空调也不装。我问徐超现在在干吗。因为我搬来快半个学期了,她住在我前面一幢寝室楼,竟然从来没有碰到。她想了一下,说,前一阵子我考研刚结束,面试没有通过,你不知道,我是多么想读那个研究生呐,老师好帅哦。我抬头看了她一下。她接着说,后来就找工作,到报社实习,差不多快签了。她又说,他们都说你考研考上了呢,你呢,你在干吗。我说,不知道,玩啊,游戏。徐超说,游戏啊,不好的呢,要玩物丧志,我看你没精打采的,以前多好。以前?我有些惊讶。吃过饭,徐超说,有好消息通知我。说着走了。她一点都没有变,甚至走路摆动的姿势都没有变过。

我说,让我玩一盘吧。看见咔咔在玩游戏我手痒痒。咔咔很不情愿,说,你太慢了,要打很长时间。咔咔让我去小艾机子上玩。小艾仍旧在睡觉。还是跑到220去看电视吧。220有几个是我同班同学。他们正在看娱乐新闻。四五人坐在一起看得不亦乐乎。咔咔跑过来说,有你电话。是徐超。我问她干吗呢。她说出来走走,有事情对我说。她在十八幢楼下等我,看得出来刚洗过澡,身上有爽身粉的香味。我说,好香,你还要用爽身粉的?徐超笑了,有些惊讶,说,咦,你怎么知道的?我说,都很小时候用过,怎么不知道。我接着说,什么事。徐超说,先走走吧。我又说,天气真热。徐超没有说话。她二十四岁的胸脯撅得老高。我们往她宿舍近旁草地走去。徐超身上爽身粉的香味和撅得老高的胸脯让我蠢蠢欲动。她其实并不美。我心里对自己说。

草地刚被割草机修理过,都是草汁的清香,沿路都是些梧桐树。我说,梧桐树不好。徐超说,什么好不好的。我说,不能做木材,又没有樟树好看。我又说,我喜欢老校区人行路一带的樟树,住在校外时候经常去那边,很好看。徐超说,那你那些时候都干吗。我说,考研。徐超说,你喜欢电影吗。我说,那要看谁的。她说,比方费力尼,伯格曼。我心里想,这几个名字倒挺陌生的。我说,我喜欢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她抿着嘴笑。我说,干吗笑,是挺好看的,你到过北海吗?她笑着说,那是里面一句台词,是马小军问米兰,其实我满喜欢马小军的,你跟他有点像。不会吧,我心里想。我看了她一下。她一点都没紧张。她说,你以后想干吗。我说,不知道。她说,还记得大一时候吗。我说,记得,你也这样问过我。徐超说,我还记得呢,那时候还台上念一篇文章,说自己像一颗划过天边的流星,这样幼稚的文章老师竟然说好,还叫你上讲台念给大家听。她说,我那时只想笑,你也幼稚,老师也幼稚。我笑了。徐超说,后来有一次你拿小说来给我看,还沾沾自喜,我后来看了,觉得倒挺好。我说,很黄色的那篇吗。她说,是啊,很有冲击力,其实看得出,并不是写黄色。我没有说话。徐超说,现在还写吗。我说,要找工作呢。徐超说,可以一边发展兴趣爱好,一边找工作啊,总比整天无聊好啊。徐超认真的态度总让我有些纳闷。夏天的夜来了。一弯月昏黄又细小。我说,月亮不好。徐超抬起头,在天空里找,找了好一会儿,笑起来,说,是啊,找都找不到。

徐超说找我有事情,其实并没有说什么。走得累了,我便要求回来睡觉。咔咔在玩游戏,他细长的手指像在键盘上跳舞,映着电脑清冷的光。寝室里关着灯,开了两台电脑,小艾看片子。我说什么片子呢。小艾说,三级片。我搬了凳子和他一起看。片子有关办公室职员之间的性滥交。小艾边看边笑。过了一会。啊顾端一碗茶进来。见我们在看黄片他也看。啊顾是我同学,住在220。他边看边喝茶。看了一会说,这有什么好看的,又端着茶碗出去。没过多久又回来。我说,你干吗呢。他说,口渴。小艾说,我们都快工作了。啊顾说,啊,真的会这样吗。小艾笑着说,真的。啊顾笑了,很兴奋,说,啊,我要工作,我要工作。我对啊顾说,你不适合办公室工作。小艾说,你太瘦。我们都笑起来。

天夜了。咔咔往垃圾桶里啐了一口痰,接着点了一根烟。他和我并不是同一个系,他念生物工程。他经常称呼自己是农民。不打游戏时候便走到走廊上朝着对面寝室楼大叫一声,然后喊,我要飞。从来也没有见到对面有什么动静。小艾说,以前是有的,后来女生们都习惯了。再后来因为全国游戏大赛,咔咔进了前三名,成为校内著名高手,女生们不知怎的也知道了,都对他刮目相看。几个不认识的常在他叫的时候出来看他。咔咔从来不让她们看清,叫一声便跑回来,女生们只有大致一个印象,他高高个子,有些瘦。他有时候也抽着烟在寝室里逛来逛去,有时看我一下,说,小戴啊,怎么办,没工作呐。咔咔又说,落后啊,工资只有千把块。他一天抽很多烟。后来他心情好起来了。他说要回家去。考进了乡镇公务员。公务员工资要比搞微生物技术高。

日过得真快。有一天徐超又打电话来,问我在干吗。我说,没干吗,无聊呢。她说,这怎么可以呢。我问她在干吗。她说,忙毕业论文论文。我说,不会写。她说,多看原著,找资料,有自己想法,自然会了的。我说,没意思。我终究没有写论文,整天游游逛逛,常去220看电视。现在我游戏有些入门了,也常在咔咔机子上玩游戏。我想有一天也像咔咔一样可以参加全国联赛。但是我现在连啊顾都打不赢,啊顾是这个游戏圈里最菜的。啊顾说,你这话有毛病,假如我最菜,那你就没有位置了。尽管如此,我心里想着有一天也能够参加全国联赛。虽然日子过去,这些想法都不再可能,但想想的感觉真的很好

徐超最近老找我玩。她的动机很可疑。我心里已经准备好了一句话:我现在没心情恋爱。这种自恋心理很快便发现是多余的,徐超从来没有说起有关这方面。今天是星期天,她约我去爬山。我说,爬山累不累。她说,什么累不累。于是我们就去了。山上都是竹子,石弹山路。她说,我找过好些工作,有些是自己不愿去的,你想去吗。我说,不去。她笑着说,你别误会,不是工作不好,是不适合我。我说,好吧。我们在半山腰休息一会,徐超的脸通红通红。徐超说我是个无心的人。我说,这怎么可能。她说,无心好,不想,不会烦恼。我说,我是真的没有心了,摸不到跳动。徐超望着我。她一定以为我在和她开玩笑。我的手去停在胸口,半天,是真的没有心跳。天空流云。整个山有些暗下来。我说,是真的,不信,你摸摸。徐超惊诧地看我。她说,我要回去了。说完就往山下走。过了一会,徐超弯过山路,看不见了。我继续往山上走,没有什么心情。山很高,可以望得见水库。由于流云的缘故,成片的阳光不停在周围群山上移动。我打电话去徐超寝室,确定她是不是回到寝室了。是徐超接的电话,她声音很柔和。她说,到寝室了,你呢。我说,我还在山上。她说,你真坏。说着挂了电话。

我觉得自己应该看一下医生,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我打电话给咪咪。咪咪是我高中同学,现在同一所大学,她念临床医学。我相信她有这个把握,因为她念了四年临床医学。我把大致情况跟咪咪说。半天,咪咪才说,你怎么了。我说,最简单说法就是,我想找你看病。咪咪和我约好今天晚上在星期天电影院门口等。她反复向我解释,说自己很忙,只能边看电影边给我看病,她说好也给我买一张电影票。我说,好吧。我觉得她生活方式很奇怪,每个星期天总一定要看电影。另外,她在忙什么?

我从山上下来。山路上可以看见我们学校。图书馆房顶是很明亮一个橙黄色三角形。咔咔已经在准备毕业论文了。他借了很多书。网上下载了很多资料。他不再称呼自己是农民了。他说自己假如可以进入电影这个行业,肯定是一位出色的剪辑师。他导师说咔咔的论文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但确实是咔咔自己写的,并且,关于微生物这方面的,咔咔似乎有很深的研究。导师觉得他改行了很可惜。这几天我很少接触咔咔,因为他成天出入微生物实验室,他桌上实验报告写满了我看不懂的符号。小艾在电脑上看片,边看边笑。咔咔边看他那本试验报告,边抽烟。他转过头,说,你在干吗。我说,没干吗。咔咔往垃圾桶里啐了一口痰,说,我现在正在深入研究非典型肺炎,要写一篇轰动世界的论文。他接着往下说,很多术语我听不懂。我问小艾,又在看黄片?小艾说,错了,首先你要懂得黄片和三级片之间的区别,否则你我就无法讨论这方面的学术问题。我说,这方面也有学术?小艾说,学术大着呢。说着递给我他写的文章《论情色片与色情片》。我无心看文章。拉开窗帘,望见徐超去食堂。咔咔说,你找点事情做做。我想了一下,还是去洗澡,今天晚上还有事情呢。

咪咪染了一头绿色头发。电影还没有开始,我们在电影院门口徘徊。她说,你在干吗。我说,没干吗,你呢。她说,我男朋友一定要我染成这个颜色,难看死了。我说,挺好看。咪咪有男朋友的事情我并不知道。她是提早成熟的一类女生,高中时向我表示过她的爱情。我说,你有男朋友了?她说,啊!你不知道吗,都很早时候的事情了。我说,没有人告诉我。我们半天没有说话,都在等电影开始。电影院墙壁上都是灯,柔软的粉红色感觉上去很暧昧。我们在位置上坐好。我说,你常来看电影?咪咪说,和高中时一样,每个星期天都要看,习惯。我说,你男朋友呢。她说,最近失踪了。电影开始了,是《和你在一起》。她说,你有什么毛病。我把右手放到胸口上,好一会儿,说,我感觉不到心跳。咪咪说,不会吧。她说着把我手拿开,她的手放到我胸口上。半天,她说,天哪。她又按我脉搏。她说,你不觉得难受。我想了一会,说,没有什么难受,只不想做事情。她说,什么时候发现的。我说,这种感觉很早就有了,今天下午发现没有心跳。她没有说什么,继续看电影。她看着看着就哭了起来。我觉得没有什么好哭。我看她从手提包里拿纸巾掩住眼睛。她的肩很温柔。使我想起高中时候,咪咪是我们班班长,她坐在我前桌,我经常玩她。有一次夏天放冰块在她座位上。还有一次把街头买的黄色画刊偷偷藏进她书包里。她经常受老师表扬,我经常挨骂。她说唯一欣赏我的地方就是每次语文考试成绩比她高。她说,你以后创作吧,当小说家。我说,我只想做语文课代表。她说我一点都不浪漫。我心里纳闷,其实有点怕她,特别是夏天的时候,她穿一件绿色连衫裙,两根光凉的手臂露在外边,真好看。我怕她不喜欢我。我仍旧老是欺负她,在她面前说下流话。她经常哭。她把头靠在我肩膀上,我有些不习惯。她抬头看了我一眼,仍旧靠去我肩上。电影终于结束了。咪咪把手放到我胸口,又放回到自己胸口,我觉出她心跳得厉害。我说,走吧。拉着她的手。天很暗,到处是城市的点状模糊的灯光。咪咪的手很凉,叫我想起那年夏天放在她坐位上的冰块。我笑起来。把这件事说给她听。她没有说话。很久,她说,明天你来校医院做胸透。我说,我没有想好。尽管这样,第二天我还是去了。咪咪站在医院门口等我。她穿了一件宽松棉白色短袖,浅色牛仔裤。我说,你那样子像一个小尼姑。她撇了一下嘴。其实她真的漂亮。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口是心非。

检查结果很快出来。医生非常惊疑地看我。他看上去很老,脸上都是褐斑。咪咪说,怎么样,老先生。医生说,真奇怪,他的心脏被肺完全遮住,很靠后。我说,要不要紧。医生说,你觉得不难受就没有什么大关系,你这颗心发育很不良。咪咪对医生说,他是冷血动物。我看了咪咪一眼。天气真热。我们穿过急诊室,医药水的香味很好闻。我说,现在到哪里去呢?说着,在急诊室门口长椅上坐下。真累阿,我说。咪咪说,看不出,你这么高大人,原来是外强中干。说着,她也坐下。暖风穿过过道。我后悔没有带茶水在身上。我说,没有什么奇怪,我是先天缘故,要是我有一颗正常坚强的心脏,就不会这样了。咪咪一点都不同情我的遭遇。我说这话时感伤的语调在她听来很可恶。她说,你以前可不是这样。我想,以前?,有没搞错。天空里没有流云。整个中午白花花一片。女孩走在路上,穿得很少,打着伞。我很想离开这个地方。医院里传来小孩子哭喊声,旁边有大人安慰他,没事,过一会就没事了。孩子仍旧哭个不停。我望着医院旁边那棵高大樟树,想着它有多少年纪。咪咪一句话都不说。她不再理我时的表情叫我很不开心。我又想她以前也这个样子的时候。那时候我仍旧欺负她。现在我很尴尬。我想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咪咪说,走吧。我说,我请你吃饭吧,都快中午了。咪咪笑着说,不用了,老同学还这么客气。咪咪解释说,她还有事情。我说,好吧,拜拜。她撇了一下嘴,深呼吸了一下,转而又叹出来,说,再见。

我想着接下来做些什么。这种时候一个人吃饭没有一点胃口。我想,咪咪是不再理我了,也说不上特别的原因。我打电话给钱三,问他在干吗。他说,睡觉。我说,起来喝酒吧,我在五食堂等你。半日,他说,好吧,就起来。钱三是我的酒友,是我同学的朋友。我们一次在我那位同学生日派对上认识。他能喝很多酒。本来我是同学当中出名的酒量,现在终于有了对手。他看上去非常腼腆。日头高照,仲夏的中午,栀子花的枝叶都瘪萎了,我买了一杯冰镇红萝卜汁站在五食堂门口。不知道为什么,栀子花委顿的叶子可以叫我想起小学时教室门口那株栀子花。钱三说,你怎么了。我说,一起吃饭吧。我们进了食堂在靠近空调的两个空位上坐下,大热天的午后人很少,食堂里剩下最后一波人。我们讲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一直到头皮发麻,食堂关门。我说,继续喝吧,还有菜呢。管理员很抱歉地告诉我们,已经下班了。我们把剩下的酒拿到操场上喝。风吹着杨树的叶子哗哗作响,泛起它银白色叶背。我们坐在地上,靠着杨树抽烟,也不知什么时候都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月亮很大,草地上翻起了露水。我叫醒钱三,一同回寝室。钱三说,怎么办。他说自己四级还没有通过,不能毕业的。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我说,干脆不要回寝室,在外边通宵吧。他说,能做什么呢。我说,喝酒去。他说,走吧。我们去了蓝色海洋。蓝色海洋是一个酒吧的名字。一直到凌晨五点,酒吧关门。大街上空气仍旧很闷。 天空突然下起大雨,看得见的一片片白花花啪啪打下来,都打在身上。那场大雨之后我生了一场大病,住进了校医院,医生说是急性肺炎。我打电话给钱三,问他有没事。钱三说,你病了?,这怎么可以。听得出他刚睡醒。我说,好好看英文吧。钱三笑了,说,一定会通过的。转而又说,老戴,怎么办啊。我说,那不用看了,反正通不过。他说,放屁。

我的病终于差不多好了,论文答辩也顺利通过。徐超来电话说,今晚上有学院的毕业晚会。她问我去不去。我说,再说吧,看情况。我说完继续合上眼睛睡觉。自从生病以来,我一直睡得很晚,醒得很晚。上午十一点我起来洗脸刷牙,然后踏着拖鞋去食堂。我碰见徐超。徐超见到我很惊异,她说,啊。我说,好。她点了一下头,说,我打饭去。我打了盒饭往寝室走。啊顾问我去不去今天晚上的毕业晚会。我说,去看看吧。我一直打游戏到晚饭时间。吃过饭和啊顾,唐微一起去毕业晚会。晚会上钱三也在,递给我一枝烟,说,怎么来得这么迟。我看了一眼坐在他旁边的么么,原来他是陪她来。我说,一下子还以为你也是人文学院的。么么回过头望见我,笑着说,他是特邀嘉宾。我说,真的?,可有节目。么么说,和我一起唱歌。我笑了。心里想,看不出,钱三会唱歌。晚会上有免费提供的糕点和饮料。主持人很漂亮。还请了乐队。我一直想听钱三唱歌。终于轮到他和么么了。那只歌的歌名就叫《歌》。钱三的低音托着么么听上去还很幼稚的嗓音,整个有种特别味道,叫人很感伤。好像一下子突然毕业了。这点感伤很快被徐超的出现清散了。她上台朗诵了一首诗歌,她自己的写的,我忍不住要笑。么么递给我一个气球要我送给徐超。我拿起气球几乎冲上去,差一点摔倒,全场暴起热烈的掌声和笑声。我想,我是太笨拙了一点。徐超看了我一眼,笑了,继续她深情的朗诵。么么笑着递给我一杯热水,她说,小心,烫。说真的,我有点喜欢么么,要不是钱三,我会对她下手。

时间真的是一件穿过了又穿的衣服,直到把它穿破,对于我,这件衣服还穿得不是很久,舍不得扔掉。我在网上看见了自己研究生被录取了,心情很复杂,一直抄李白诗歌到深夜。夜深了,又孤独,又忧愁,这种感觉大概就是对着这件穿过不久的衣服。

                                            於毕业前夕 杭州
似水流年
级别: 光明使者
显示用户信息 
1  发表于: 2004-11-13   
毕业后天各一方..
工作时同龄人又少得可怜..
http://www.lib.tsinghua.edu.cn/chinese/INTERNET/HTML/style/specify.html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2  发表于: 2004-12-03   
...
[ 此贴被菲米在2004-12-16 17:56重新编辑 ]
  只有一支蜡烛仍亮着。

  蜡烛托在来人的掌上,像一只小蜻蜓落在荷叶上,不惊落一滴露珠,刀光映着烛光,烛光滴映他温柔的脸上,刀光闪在他眸里。他落在众人的包围中。轻盈若诗,悠美如梦。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3  发表于: 2004-12-03   
...
[ 此贴被菲米在2004-12-16 17:56重新编辑 ]
  只有一支蜡烛仍亮着。

  蜡烛托在来人的掌上,像一只小蜻蜓落在荷叶上,不惊落一滴露珠,刀光映着烛光,烛光滴映他温柔的脸上,刀光闪在他眸里。他落在众人的包围中。轻盈若诗,悠美如梦。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4  发表于: 2004-12-03   
...
[ 此贴被菲米在2004-12-16 17:57重新编辑 ]
  只有一支蜡烛仍亮着。

  蜡烛托在来人的掌上,像一只小蜻蜓落在荷叶上,不惊落一滴露珠,刀光映着烛光,烛光滴映他温柔的脸上,刀光闪在他眸里。他落在众人的包围中。轻盈若诗,悠美如梦。
级别: 精灵王
显示用户信息 
5  发表于: 2004-12-05   
黑。是不是你呀
是的话就小小bs一把
醉笑陪君千场,不诉离觞
级别: 新手上路
显示用户信息 
6  发表于: 2004-12-08   
乱说。
我哪里能用这样的名字。
我也不认识它。

且这作文不好。


你这么不了解我,我真伤心。
顺便,浙大末少是什么东西。这么难听。拖出去打。
当我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之前,我的上师做了极不寻常的事,他突然抱住我,把我举了起来,在我的脸颊上重重吻了一下。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的心整个空掉了,我沉浸在浓浓的柔和、温暖、信心和力量之中。
级别: 精灵王
显示用户信息 
7  发表于: 2004-12-09   
我本来就不怎么了解你啊
。。有愧啊
被别人引为知己真是件烦心的事啊。不是指你我噢

浙大末少?
曾经在校内的聊天室看到过这么个id,觉得很酷。限于当时觉得很酷勒
然后搬过来勒。我有模范别人的习惯的嘛

其实呢。我觉得上面的说话口气很像你啊。就是那种恬不知耻的说话
就是名字不大像你嘛。然后qmd又是faye的歌词
我还在想,你怎么就转性了。所以小小bs一下
没想到的是bs错勒
醉笑陪君千场,不诉离觞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8  发表于: 2004-12-09   
作文不好,流水帐却是不错的。
还是喜欢秋雨天这些林林乱乱的文字
人间事匆匆<br />淡然身处之<br />如烟总散去<br />菊花那夜开
级别: 骑士
显示用户信息 
9  发表于: 2004-12-09   
...
[ 此贴被甜碧厶儿在2004-12-16 17:56重新编辑 ]
打瞌睡的花儿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