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小说——独角戏 --]

水之韵论坛 -> 小学英语教学专区 -> 小说——独角戏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獨角戲 2005-07-19 03:22

小说——独角戏

独角戏   文 / 秋儿宝贝




宋怀春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喜欢那个叫小小的女孩子。
  其实起初在班上他并未特别注意她,她总是来去匆匆,不是很张扬的样子,只是眼睛有婴儿般的幽兰,大大的,里面仿佛锁着深重的寂寞。是的,是寂寞,即使微笑着,也仿佛有忧郁不经意的划过,让他迷惑。
  宋怀春跟几个男生在学校附近租住了一套房子,其中有个叫张明的是小小的老乡。在一次例行的卧谈会上,张明无意中提起小小的名字,“她说话好有味的,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就在那一瞬间,宋怀春就下定决心要去认识她。
                 
  晚自习的教室里,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人在,小小埋头不知道在看什么,犹豫了很久,宋怀春还是鼓足勇气走过去,坐在小小前排的座位上。
  “你在看什么”他回过头问。
  她抬头,举起手中的书,微笑,“京华烟云,林语堂的”
  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小小,天生的娃娃脸让她给人的感觉很稚气,让人有初中生跑错教室的错觉。
  “你是哪里人”
  “常德,你呢”
  “浏阳”
  “我知道,你们那里是有名的花炮之乡”
  话题就此漫无边际的展开,不知不觉间已是夜阑人静。
                 
  周末的舞会上,宋怀春孤单的坐在舞厅的一角,他还不会跳舞,也不喜欢这样纸醉金迷般的场合。本来想安静的呆在房间里看书,却被同学生拉硬扯的来了。
  他的眼神近乎无意识的从眼前旋转的人群划过。突然他发现了一个娇小的身影,是小小,绝对不会错。自从那次聊天以后,他常常的不自觉的追随着她的一举一动,那个好像很忧郁,却又似乎很活泼的女孩子。
  小小在一个高个男孩的臂弯里,踩着娴熟的舞步,灯光迷离的朝下来,仿佛是一场幻梦。
  终于忍不住,在下一场的舞曲响起来之前,他冲到小小面前,作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小小微笑的随他步入舞池,他手忙脚乱的不时的踩着了她的脚,他尴尬得连连道歉,“我不会跳舞,真对不起”
  “没关系,我来教你”
  小小温柔的话语如同夏夜的风,轻轻拂过他的耳畔。
                 
  宋怀春发觉自己慢慢喜欢上了那个叫小小的女孩子,她仿佛也并不拒绝他这个朋友。两个人常常的在节假日踩着二手破单车在市区逛来逛去,或者一起在学校附近的铁路旁胡侃,发呆。偶尔小小会自顾自的唱歌,他不清楚为什么小小的歌声里总有说不出的忧愁,于是他总会找个话题,逗她开心,看她笑起来深深的酒窝。那时他总是有想牵她的手的冲动,可是他不敢,不知道为什么,他害怕她因此离开他,只要她在他身边,他就觉得很幸福。
  他开始在日记里频繁的提起小小这个名字,她的身影,常常的会出现在他的梦境中。是爱吗,他问自己,可是他自己还似乎不懂得什么是爱,对于一个19的学生来说,爱似乎是很遥远而且无法担负的事。是喜欢把,或许,他自己回答自己,他只是喜欢跟她在一起的感觉,仅此而已。
  学业越来越重,但是聪明的他却如鱼得水,他希望自己以后能成为一个出色的程序设计师,就如同那些学长那样。他想,等到自己赚够了钱,就去买一间小屋,里面有个像小小这样的女孩子每天等他回家,想到此,他情不自禁的微笑起来。他是个有责任心的男孩,希望能给自己喜欢的女孩幸福,只是,不是现在。
                 
  他不知道小小原来是有男朋友的,那个男孩在福州读军校。是她的高中同学。要不是那次男孩探亲路过长沙看小小,要不是他恰巧看见他们在一起,他一直以为小小跟他一样,没有经历过感情。他的心里开始莫名的痛。仿佛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被人抢走。这时他才发觉,小小在他心里早已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他不甘心,也许小小并不爱那个男孩,她看上去并不快乐。
  他在一次课后拦住准备离去的小小,递给她一本小说。然后仓皇的逃开。
  那本书里,是他人生中的第一封情书。
  那天剩余的时光,他一直惶惶不安,好象等待命运的裁决。
  第一次,他懂得了什么是失眠。
                 
  “谢谢你的小说”
  小小把书还给他的时候,一如既往的微笑,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而他的脸,却腾然的红了,红的自己都能感觉到发烫的温度。
  找了个僻静的地方,他打开书。
  薄薄的信筏里只有简单的一句话。
  做我的小弟把,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
  那一刹那,他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抬头,天空有鸟飞过,有什么渐渐的划过嘴角。
  有些苦涩。
                 
  他能明显感觉到小小对他的疏远,每当他想靠近她,她就像受了惊吓的鸟,迅即的走开。
  他每天惶惑不安,却找不到出口。
  他想尝试挽回。
  哪怕能跟从前一样也是好的,他想,他再次写了一封信给她。告诉她不要为了他对她的爱而觉得是一种负累。他愿意对她一辈子单方面的付出。
  一辈子,想起来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可是那时他真的是那么想的。
  如果能一辈子看见自己所爱的人幸福,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吧。
  只要,只要能让她在自己的视线里。
  或者,总有一天她会被自己感动,他想让时光证明自己的爱情。
  而现在,只要她不那么反感他,她愿意真地把他做朋友,他就觉得很开心了。
                 
  小小渐渐的放松了戒备,生活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周末他会去买很多她喜欢吃的菜,在厨房里挥汗如雨。
  他是家里的老大,从小就习惯了帮母亲照顾弟妹,下厨是经常的事情,因此他早就作得了一手好饭菜。
  而她是家里的老幺,是在父母宠爱中长大,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公主。
  他喜欢看她笨手笨脚的给他帮忙,尽管常常只能给他乱上添乱。
  吃饭的时候,她在他们几个同学之间,是最受宠的宝贝。
  有时他也会悄悄的溜进女生寝室,把她的牛仔裤和被单偷出来洗干净。
  她看他的眼神,似乎多了一种叫做感动的东西。
  他觉得,自己离幸福的距离好像越来越近。
  只是,对于爱,彼此都心照不宣的不提起。她不提,他能感觉到她还不爱他或者说不怎么爱他,他不提,是因为不想打破眼前令人昏眩的幸福。
  毕竟,除了偶尔在收到远方来信的时候她表现得有点忧伤,没有男孩子比他跟她走得更近。
  尽管,彼此连一次小小的牵手都没有。
  他曾制造过机会,都被她巧妙的躲开。在同学们的眼里,她的逃避几乎无可察觉,除了他。
                 
  他第一次看到那个男孩的时候,就有一种排斥的感觉。
  那个高高瘦瘦,如同女孩般俊秀的男生,小小曾经说过,喜欢那种类型的男孩子。
  他常来学校看小小,她告诉他那是她高中时的班长。在中南工大读书。对她如同对待自己的妹妹。
  可是他觉得不是那么简单,他能看出来,他看她的眼神有宠爱,也有忧伤。
  而她看那个男孩的眼神里,有崇拜,好像还有喜欢。
  他的心无可奈何的痛,却无从表达,他怕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推入万劫不复之地。
  他只能在原地痴痴地等,等倦了的小鸟也许有一天会归巢。
  他希望自己是她可靠的港湾,当她需要休息的时候。
  也许那时她会明白,他才是她最好的停泊的去处。
  一个月后,她就厌倦了这种游戏,他发现她在逃避那个男孩。
  他看见他每次怅然离去时眼睛里的伤痛。
  她疑惑地问他,她是不是冷血动物,开始她也是喜欢那个男孩的,可是当他表白后她就开始消失了激情。
  他想小小也许受过伤,所以潜意识里不相信爱情。
  无论如何,她回到了他身边,总归是让他开心的事情。他忘了她忽视他的那段日子里,常常无缘由的心的绞痛。
  他希望自己的爱能治疗她的伤口。
                 
  五一节学校长假,他没有回家,虽然回去只要一个小时,而且他很想念家。
  他知道她没有回去的打算,她晕车,每次回家8个多小时的汽车,对她是一种受罪。
  他和两个老乡约她一起出去玩,她邀了寝室里的一个女孩一起去了。
  假日的动物园人山人海。他们在人群中张扬着他们的青春。
  她如同一个小孩,在人群里钻来钻去。脸上满是兴奋的表情。
  经过河马馆,听见一声声欢呼,大家都凑进去看热闹。
  她如同一个精灵,转瞬间就钻到了最前面。他紧紧跟着,生怕她不小心就丢了,她是个路盲,常常走着走着就不知道了方向。
  她回头喊他,快看,河马出来了,然后就扭头聚精会神看河马表演。
  他只是看着她,那个如同小天使般的女孩。
  他情不自禁的握住她的小手。然后他感觉到她缓慢而执着的挣脱。
  回去时她依旧跟他们一起谈天说地。
  没有谁注意先前的那一幕。
  只有他明白,自己的失落。
                 
  漫长的暑假让他焦灼不安。
  每天除了帮母亲打理家务,温习书本,就是没有尽头的思念。
  每次看见大眼睛,园园脸的女孩或者图片,他总要跟小小作比较,看看那里更像她。
  想她的时候,就想看见她。
  他想自己这一辈子都会想念她的,也许永远都不会改变。
  她此刻在做什么呢,会不会偶尔想念他暑假里,他生了一场病。
  有生以来的第一场大病,让他分外难受。
  每天看见的除了医生,就是护士。
  家里人都太忙,没有多少时间来照顾他。
  寂寞的时候,他愈加的思念小小。
  他真担心此刻她也病了
                 
  开学他才知道她要转学了。
  没有一点预兆,来得那么突然,他无法接受,却又不得不面对。
  她没有告诉他缘由,他也不问,他知道,她不想说的事情,问也白问。
  所以他只有顺从她的心意。
  他帮她把行李运到新学校女生宿舍里。7楼,他一趟一趟的来回跑。
  帮她把床铺好,把一切安排停当,已经是深夜了。
  他听见有人对她说,你哥哥对你真好。
  他回头看她微笑,未置可否。他很希望她说他是她男朋友,可她没有。
  她送他下楼,两个人在学校的小餐馆叫了两碗饺子。暗暗的灯光有些发黄,她的笑脸仿佛有些遥远。
  踏上回校的公交车,路牌下的那个身影越来越远,他的心,又开始彻骨的痛,无止无休。
                 
  他的日子恢复了孤单,每天行走在教室,电脑室和住所之间。唯有学习能让他感觉到充实。
  只是常在不经意间,回想起跟她在一起的某一个瞬间。
  周末,他常常踩上一个多小时的单车去看她。
  有时她在,两个人一起聊些不着边际的话题。或者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逛来逛去。他只要能看见她的笑脸,能听见她的声音,就觉得很满足。
  更多的时候是失望。
  要么她是去了别的学校去玩,要么是有朋友来相约出去了。
  积聚了一个礼拜的思念,无以释怀。
  都化作了回程上的点点清泪。
  他想,只要自己一直耐心,耐心的等,总能等到那颗游弋不定的心归来。
                 
  他开始察觉到那个叫许艳的女孩的接近时,她已经注意他很久了。
  是朋友们善意的取笑,让他意识到了那个女孩的存在。她有着与小小一样的大眼睛,园园的娃娃脸,这让他感到亲切。
  那个女孩对他很好,自从他没有那么抗拒她的加入开始,他的房间常被她收拾得很干净,她甚至能做得一手让他和朋友们啧啧称赞的好饭菜,最重要的是,她爱他。这从她的眼神里就可以明白无误的读出来。那是他一直渴望从小小那里得到却没有如愿的。
  也许,她才是自己真正需要的女孩把,他想。
  他开始尝试让自己接受她。尝试让自己遗忘小小。
  他甚至给小小写了一封春秋笔法的信,表明自己也许要开始新的感情了。信写的很模糊,但是他知道冰雪聪明的小小一定能看懂。
  不久他受到小小的回信,很真挚的祝福他,他却有些怅然若失。
  面对许艳,他始终无法产生激情,只是觉得温暖,他突然有些明白小小了。
  也许就这样温暖的过一生,也很难得把,他想,更何况,她长得真得很像小小,除了没有小小眼眸里常有的忧郁。
                 
  那个冬夜,他正在跟同学一起吃晚饭,听见外面的叩门声。
  他打开门,其中一个女孩是小小的老乡,也是他的同学,向来在一起很玩的来的。
  后面还有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孩,不长的头发被绑在脑后。漂亮的有些炫目。
  一瞬间大家都没认出来,直到她笑着说,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
  熟悉的声音让他反应过来,是小小,心,仿佛要从心脏里跳出来,说好了要遗忘她的,怎么还是在面对她的时候情不自己。
  同学们都在说,小小今天好漂亮啊,他也忍不住插嘴,你穿这件衣服真得很好看,不信你看,他递给她一面镜子。
  是不是很像新娘子?
  小小开玩笑。
  他故作夸张的,可惜我今天不是新郎。
  小小微笑的看了他一眼,仿佛看穿了他所有的心事,没有回答。
  那个晚上,几个同学玩通宵扑克,除了小小和老乡中途休息了一下。
  他一边玩牌,一边看玩倦了已睡去的小小的安详的表情。柔情在心里洋溢。
                 
  他把许艳约出来。
  谢谢你这么多日子对我这么好,可是,我喜欢的是别的女孩。
  说话时,他不敢看她的眼睛。
  是谁,小小吗,可是你不是说过忘掉从前吗?
  她哀怨的问,一直问道他眼睛里去。
  是,我尝试过,努力过,可是,我还是逃无可逃。
  他的眼睛里有泪花在闪烁。
  其实我也知道她不爱我,我只是希望,有一天她会被我感动。
  可是,她真地会被你感动吗,就像我一样,我一直以为你会因为感动而爱上我,最后我得到的还是失望。
  她自嘲的笑笑,眼里全是伤痛,然后慢慢走远。
  他没有去追她。
  他的耳朵里一直回旋着许艳的那句话,她真地会爱上你吗?
  他觉得他不在乎,只要自己努力过,等待过,即使最终面对的是别离,又有什么关系呢,至少,自己是真的爱过。
  爱过,就不应当后悔,也不能计较得失。
  虽然,他做梦都想听见小小说爱他。
                 
  他又开始了周末踩单车的日子。
  有时小小心情好,会陪他在深夜的街道里窜来窜去,很放肆的尖叫。
  或者两个人踩单车送来送去,直到小小感觉到疲惫。
  她始终不曾说爱他,这个倔强的女孩,连一丝敷衍都不肯有,她只是把他当作可靠的港湾。
  他觉得幸福,又觉得心酸。
  他开始在学习之余寻找工作的机会。他优异的成绩让他轻而易举的在一家电脑公司站住了脚。
  他开始忙碌起来,很少时间能去看小小。
  偶有空暇的时候他就给小小写信,并且留下了公司的电话号码和地址。
  他一直希望有一天打给他的电话传来的是小小的声音。
  可是一次都没有。
  他每天奔波在学校和公司之间,晚上就跟一个一起打工的老乡兼同学在公司提供的宿舍休息,每天深夜方能安顿下来。
                 
  这个周末,他又是在深夜才忙完业务回来。打开门,远远的好像看见两个女孩坐在他床上看书。
  他咪咪眼睛,由于看电脑太多,他的视力有些下降了。
  然后,他看见有个女孩冲他微笑。
  那个他日夜思念的路盲女孩,居然奇迹般的找到了他的宿舍。
  原来,她跟她宿舍的女孩,一直在公司附近转了两个多小时,走的脚都走不动了,才总算找到他这里,而他又不在,幸好跟他同住的同学没有加班。她们方能一边歇脚一边等他。
  还没吃饭吧,他傻傻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恩,饿死了,小小撒娇的说道,她习惯了被他宠。
  他的疲惫一扫而空,本来准备一包方便面对付自己的胃的。
  太晚了,没有地方买菜。幸好还有点炒粉。
  一大锅热热的炒粉上桌。转眼被扫荡一空。
  看着小小满足的笑容,他在心里发誓一定要让她过上最好的生活。
  尽管他知道小小并不是那种物质的女子。
  晚上他跟同学挤在一张单人床上,小小与另一个女孩挤在他的单人床上,只有一间房,他能听见小小微微的鼾声,而他却彻夜难以入眠。
  她一直那么信任他,是爱吗?
  他不清楚,也不敢问。
                 
  到公司已有一年多了。
  同事偶尔会问他有没有女朋友,他总是说些什么缘分未到,本公子独来独往的话语。
  其实他很想说,有,她在长沙大学,温柔善良,挺好的。
  他很想小小给他一个答案。
  公司里有个漂亮的文员很喜欢他,常有人拿他们开玩笑。这让他很是苦恼。
  他害怕流言传到小小的耳朵里。
  转眼,就是他的生日。漂亮文员早就要约了公司里的一群年轻人,准备搓他一顿。
  那天小小请假和自己的一个朋友很早的赶来,给他打下手。
  中午的生日宴会,大家不停的碰杯。小小只在一旁腼腆的微笑。
  收拾完残席,已是午后。
  他带小小到公司的电脑房,看自己开发的游戏。
  趁着小小玩的高兴,他开始拐弯抹角。
  我很喜欢一个女孩,可是我不知道她喜不喜欢我。
  自己喜欢就好,为什么一定要问别人喜欢不喜欢呢。
  她顾装糊涂的挡回来。
  他哑然,不敢再问下去,阳光斜斜的照在小小的脸上。那是他的天使,他守候了两年多的天使。
  晚上,一个人在房间拆生日礼物。
  小小送给他的是一串风铃,他举起来,听见丁丁当当的声音。
  他想起小小走前,他在下楼梯的时候握住她的手,没有如同以前的逃开。
                 
  快要毕业的日子分外的繁忙。
  因为公司和新疆的卡尔,博达公司合作一个项目,他被突然派到新疆乌鲁木齐去出差两个月。
  他匆匆忙忙的赶到小小的学校,只来得及写下一纸留言。
  异域的语言不通与饮食上的不习惯,让他份外的想家,想小小。
  他一封封的倾诉他的思念,因为距离,他变得大胆。
  小小的回信依旧温情,只是始终不提爱。
  而他的思念,在每个夜晚,泛滥成灾。
  他想,回去的时候,一定要对她说出一直埋藏在心里的三个字,一定,要把握好这份等待了三年的幸福。
  他要她做他最美丽的新娘,用他的一生来心疼。
  在辗转难眠的日子里,他甚至无数次设想过当他对她表白后,她眼睛里欢喜的泪水。
  因为思恋,岁月不再漫长。
                 
  两个月后,他刚下飞机就往小小的学校赶,如果没有出错的话,这几天小小该拿到毕业证了。
  想到又可以看见小小那张可爱的娃娃脸,他的脚步变得匆匆。
  六楼,605寝室。他听见里面有女孩嬉笑的声音。
  开门的女孩看见他,告诉他小小已经回家,同行的是她的同学,也是她刚恋爱了一个月的男朋友。
  他站在只剩下两个女孩的空荡荡的寝室里发呆。
  1998年的那个夏天,他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
  三年的光阴,原来也不过是一场独角戏。

1+1≠3‰ 2005-08-25 05:32
都这么长呢~
有病啊~
晕~

1+1≠3‰ 2005-08-25 05:33
我读过了 作者写得好 可惜不是班主写的~ 哎~

潇潇洒洒 2005-11-03 08:23
慢慢看……

ghij417 2008-12-15 11:00
免费杀毒软件酷我音乐盒wps下载金山毒霸2009金山毒霸2009下载~!~!~~!~


查看完整版本: [-- 小说——独角戏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SP3 Code ©2003-2010 PHPWind
Time 0.012840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